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風雪晚歸人
        風雪晚歸人顧向晚上官澤小說免費試讀全文章節目錄精彩章節

        風雪晚歸人齊天大妖

        主角:顧向晚上官澤
        《風雪晚歸人》是作者齊天大妖創作的都市言情類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讹L雪晚歸人》精彩節選:被最愛的人誤會,掌摑,失明,墜崖…重生歸來,我只愿今生不曾與你遇見,不曾相愛,你還是我最初認識的澤哥哥,我還是那個在你懷里不知天高地厚的晚兒。兜兜轉轉,云霧消散,原來,愛一直在這里,不離不棄,可那個你,如今在哪里?...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5-12 18:02:2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次日清晨,顧向晚還沒有醒,上官澤陪著顧思雨在醫院樓下的中心花園散步。

        “喂,上官澤~”是許承。

        許承回去后越想越不對勁,且不說顧思雨為什么會死而復生出現在上官澤身邊,就這喜當爹的身份就很奇怪,自己和顧向晚一直相處有禮,從不逾矩。

        為什么上官澤就偏偏認定孩子是自己的,甚至置顧向晚的生命安全于不顧都要打掉孩子。畢竟顧向晚名義上是上官澤的未婚妻,礙于身份,許承還是決定起碼和上官澤解釋一下。

        “你等等,我們談談?!?/p>

        “我和你有什么好談的?”上官澤站住腳步,轉過身來。

        “晚兒肚子里的孩子……”抿了抿嘴,準備告訴他并不是自己的。

        “啊,我肚子好痛,澤哥~”一旁站著的顧思雨此時惶恐不已,低著頭眼神不知道看哪里,她害怕許承把真相說出來,親子鑒定可以偽造,但事實無法抹殺。

        “澤哥,我們快回去吧,我要受不了了”顧思雨捂著肚子都快蹲到地上了。

        “我們之間沒什么好說的,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兒,離顧向晚遠一點兒,她永遠都只會是我的女人”說著便彎腰把顧思雨抱起來,轉身就準備走。

        “上官澤”許承喊著就沖上去打了一拳“這是你欠我的?!?/p>

        上官澤一個踉蹌差點把顧思雨摔下來,火氣大的不行,想著把顧思雨放下來打回去。

        “澤哥……”而顧思雨卻不想上官澤與他再有言語,雙手環著上官澤的脖子催促,無法,上官澤只得盡快帶顧思雨回去。

        而許承看了看手上順下來的短發,一臉沉思。

        病房里,女孩兒的眼睫微微抖動,顧向晚醒來看到周圍一片白色,肚子的墜痛和腹部平坦的觸感隨時提醒著她,她失去了什么。

        “呀,姐姐醒啦?”顧思雨走進來看見顧向晚睜著眼睛看向四周,就不想讓她好過,上官澤都認定她懷了別人的孩子了居然還沒想要放棄她,還想讓她待在他身邊,簡直可恨。

        “顧思雨!我的孩子呢?”顧向晚依舊抱有一線希望的渴求問著。

        “孩子?你說的是哪個孽種嗎?”顧思雨詫異的看著顧向晚。

        “你居然還在想著哪個孽種啊,它就不應該活在世上啊,已經……”顧思雨頓了頓,對顧向晚笑道“被拿出來扔掉了哦!”

        “顧思雨!”顧向晚失聲道,掙扎要著起來。

        “姐姐你還是好好休息吧,剛小產完,再不好好養著,到時候小命兒都被你完沒了哦”譏笑著走了出去。

        顧向晚恨自己連掙扎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靠在枕頭旁無聲的哭泣“寶寶,媽媽對不起你,但是,媽媽一定會給你報仇的,一定!”暗暗握緊成拳。

        “小姐姐,身體是自己的,要好好養著哦!”護士例行查房,看見顧向晚在哭,出于同情便叮囑兩句。

        “小月子期間,保持好心態?!闭f著把針拔了下來,換上吊瓶。

        顧向晚沒有說話的力氣,眼神也不知望向哪里,卻在看到針的時候,瞳孔收縮。拔下自己手上的針頭,奪了護士的針管就往外沖,連鞋子都顧不得穿上。

        “小姐姐你去哪里呀,別拿我的針啊……”

        顧思雨的病床就在顧向晚隔壁,顧向晚二話不說就沖了進去,眼眸死死地盯著顧思雨。

        “顧向晚你過來干嘛?”顧思雨本來自己坐在床上玩手機玩的好好地,忽然門被這么撞進來,看著顧向晚一臉瘋狂的拿著針筒,心里也憷的慌。

        “顧思雨,我們一起死吧!”針筒對著顧思雨就插了過去。

        小說《風雪晚歸人》 第七章 我們談談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珲春| 孝感| 拉孜| 牙克石| 桂平| 兰溪| 二连浩特| 呼中| 临湘| 沁源| 类乌齐| 太仓| 娄底| 德兴| 马边| 陵水| 淳化| 玉树| 建平县| 沅江| 中心站| 阳山| 资阳| 济源| 红原| 二连浩特| 台江| 索伦| 保德| 申扎| 乌鞘岭| 陵川| 宁国| 华蓥山| 阜阳| 汉川| 禹城| 集安| 通什| 常熟| 文安| 宜昌县| 顺义| 江陵| 永平| 苏州| 达州| 平鲁| 和政| 邻水| 吴桥| 集贤| 毕节| 保靖| 尼勒克| 遂溪| 于洪| 肥西| 长海| 金坛| 于洪| 宁强| 靖安| 杜蒙| 平原| 拉萨| 徐州| 鄞县| 常熟| 肃南| 河口| 吐尔尕特| 柘城| 河曲| 凉山| 合阳| 清流| 房山| 阳城| 广德| 敦化| 平乡| 天水| 乌恰| 长阳| 三穗| 广丰| 吴县| 上蔡| 黄陵| 吉兰太| 井冈山| 海淀| 宜城| 大同| 岐山| 韶关| 魏县| 西峡| 会泽| 德州| 周口| 休宁| 赫山区| 清流| 鹰潭| 文山| 务川| 晋江| 林芝| 遵化| 双峰| 孟津| 沙塘| 新洲| 连山| 麦盖提| 阳新| 宁蒗| 南郑| 句容| 林州| 天峻| 冷湖| 满洲里| 秭归| 民丰| 南丹| 华安| 安多| 凉山| 丰镇| 灌南| 色达| 扎赉特旗| 黔西| 霞云岭| 镇远| 西青| 遂溪| 金秀| 遵义| 麻阳| 江夏| 塔城| 延吉| 梅州| 汉中| 平昌| 泽当| 连山| 府谷| 明溪| 环江| 林西| 吐鲁番| 海拉尔| 云龙| 河池| 从化| 邵武| 淮阳| 朱日和| 溧阳| 紫阳| 禄劝| 焦作| 五营| 泾县| 万州龙宝| 莲塘| 六库| 满都拉| 镶黄旗| 泸定| 灵山| 汉中| 宁武| 巴音布鲁克| 永济| 前郭| 都江堰| 垣曲| 普洱| 遵义| 永寿| 文山| 成武| 屏山| 定襄| 范县| 荔波| 新巴尔虎左旗| 乡城| 石拐| 商水| 磐安| 孟州| 北道区| 马尔康| 牟平| 托托河| 临湘| 尼勒克| 嵩县| 兴平| 同安| 嘉义| 龙州| 高碑店| 剑阁| 四子王旗| 绍兴| 徐州农试站| 沂南| 章丘| 吴起| 桓仁| 敦化| 温岭| 大同| 柳江| 庐山| 呼和浩特市郊区| 阿坝| 卢龙| 南漳| 全州| 正镶白旗| 凤台| 高要| 澄海| 五寨| 拐子湖| 怀远| 英山| 黄龙| 延吉| 海丰| 郑州| 龙海| 武邑| 荣经| 垦利| 永顺| 安国| 郧西| 榕江| 徐水| 济宁| 河曲| 伊宁县| 马边| 衡阳| 水城| 台江| 潜江| 卓尼| 雅布赖| 金乡| 盘锦| 瑞昌| 阿巴嘎旗| 化州| 保德| 关岭| 绥滨| 呼伦贝尔| 奉化| 进贤| 凤阳| 石景山| 范县| 华池| 武城| 巴林右旗| 太原南郊| 北安| 贵定| 浪卡子| 哈密| 绥芬河| 丰宁| 吴县东山| 巴雅尔吐胡硕| 金平| 阿巴嘎旗| 宣城| 蛟河| 万州龙宝| 洪洞| 柏乡| 郓城| 柞水| 通榆| 韶关| 镇海| 平定| 三江| 新洲| 盘山| 灵武| 东港| 商南| 仙游| 鄂托克旗| 广德| 米易| 海丰| 南川| 赤峰| 瓦房店| 兴仁堡| 万安| 金坛| 日喀则| 中宁| 白河| 凌云| 东兴| 海北| 兰屿| 托克托| 宜宾县| 察布查尔| 黑河| 洛川| 江都| 都江堰| 芮城| 和布克赛尔| 六库| 昆明农试站| 商城| 和硕| 威县| 洪洞| 合浦| 剑河| 昭苏| 邕宁| 海南| 凉山| 吉木萨尔| 壶关| 东阳| 澄江| 魏县| 若羌| 丹阳| 宁德| 蒙城| 会昌| 青田| 同心| 邹城| 乌拉盖| 安泽| 东方| 射阳| 蔡家湖| 胡尔勒| 连南| 兴平| 万山| 灵石| 洛阳| 涟源| 桃园| 定远| 台北市| 八宿| 林芝| 石岛| 皮山| 霍林郭勒| 帕里| 朝克乌拉| 雅布赖| 大兴| 大方| 天池| 浦北| 大悟| 中泉子| 富顺| 白山| 永宁| 道县| 仁化| 林西| 石楼| 阿图什| 黄山区| 瓮安| 莲花| 武都| 左贡| 苏尼特左旗| 阿巴嘎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