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超強兵王在都市
        超強兵王在都市全本資源 蘇揚林清茹精彩章節未刪減版

        超強兵王在都市河帥

        主角:蘇揚林清茹
        主角叫蘇揚林清茹的書名叫《超強兵王在都市》,是作者河帥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兵王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三年前,他為了一個女人闖下大禍,被迫服役三年。三年后,他王者歸來,這個女人卻已轉投仇人懷抱,最好的兄弟也因此家破人亡。這一生很簡單,天在上地在下,兄弟在心中,愛人在懷中,便足矣。這一生不簡單,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我愿屠盡三千世界,讓這天下再無可阻我之物!......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5-13 10:07:3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侯世林三人被請進了政教處,他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

        因為侯家最近事情比較多,所以侯世林這次來找蘇揚有些匆忙,也沒有提前安排。再者,侯世林不知道蘇揚什么性格,也不敢貿然而來,只能這樣低調地來拜訪,以圖給蘇揚一個好印象。

        結果,他們在學校剛問了蘇揚,便被人帶到政教處了。三人皆是疑惑,但也沒有多說什么。畢竟這是蘇揚的學校,他們可不想給蘇揚留下不好的印象??!

        等了十幾分鐘,侯世林的舅舅張高建有些受不了了,道:“這什么玩意?咱們在這里等什么???這么長時間了,別說茶了,連個椅子都沒有,他們干什么呢?”

        侯世林也頗有些不爽,但是,想想蘇揚的手段,他還是穩住了心情。

        “舅舅,別著急,稍微忍耐一下吧?!焙钍懒职参康?。

        “這學校的人都怎么做事的!”張高建低聲嘟囔,心里對這學校印象可是差到了極點。

        半個小時之后,門口傳來一聲裝模作樣的輕咳,劉興朝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他也不理會屋內三人,徑直走到桌邊坐下,隨手拿起桌上的報紙,翹起二郎腿就看了起來,仿佛屋內三人都是透明的一般。

        張高建頓時怒了,還好侯世林了解他的性格,連忙搶先開口道:“這位朋友,不知道蘇揚現在在哪里呢?”

        劉興朝這才抬頭瞥了侯世林一眼,道:“你是蘇揚什么人?”

        “我是他朋友?!焙钍懒值托氐?。

        “朋友?”劉興朝猛然將手里的報紙摔在桌子上,破口罵道:“朋友算什么東西?我讓他去叫家長,他把朋友叫來了?他這是糊弄我呢,還是糊弄學校呢?去,告訴蘇揚,今天他家長不來,他就別想進這學校的門!”

        侯世林不由一愣,心中暗自盤算,這蘇揚莫非是在學校惹下了什么事情?

        “呃,我是蘇揚的朋友,但是,這位是蘇揚的叔叔?!焙钍懒诌B忙將身后的張高建拉了過來,笑道:“不知道蘇揚到底犯了什么事情呢?你別生氣,能不能好好跟我們說說呢?”

        劉興朝立馬怒聲道:“說什么說?說什么說?蘇揚眼里都沒有這個學校了,你們這些當家長的是怎么教育孩子的?我給你們說,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你們幾個就不像什么好東西,平時在家里都教了孩子什么東西??!”

        “你……”張高建大怒,剛想罵呢,被侯世林連忙拉住了。

        “實在不好意思,可是,蘇揚到底犯了什么事情呢?”侯世林頓了一下,道:“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讓我們先見見蘇揚?”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情?”劉興朝大聲道:“來,你不是想知道嗎?剛好,我把受害者全部叫進來,你問他們吧!”

        劉興朝拍了拍手,門口走進來一群人,正是趙濤王雄等人,還有譚燕與吳斌。

        吳斌是坐在輪椅上,被人推進來的。這吳斌不是學生,蘇揚對他可是沒有客氣,估計吳斌這下半輩子,從輪椅上起來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劉興朝大聲道:“來,這些是蘇揚的家長。你們好好說說,蘇揚在學校是怎么欺負你們的!”

        這些人立馬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這之前,劉興朝還專門去找他們對過口供呢,說的話完全有利于他們。聽起來,就好像蘇揚是校霸,在學校里隨意欺負弱小似的。

        侯世林聽著眾人的話,緩緩皺起了眉頭。等眾人聲音落下,他方才轉頭看向劉興朝,道:“這么說來,蘇揚一個人,把他們這么多人都打了?”

        劉興朝立馬怒道:“你他*媽眼睛長**上了?自己看不清楚??!人都打成這樣了,這還用問嗎?”

        侯世林掃了這些人一眼,若有所思地點頭:“我明白了?!?/p>

        “現在才明白,你豬腦子嗎?”劉興朝跟著罵了一句,從他進來,對這三人說話基本沒有不帶臟字的。

        侯世林輕舒一口氣,道:“那我能再問一下,蘇揚現在究竟在什么地方嗎?”

        劉興朝破口罵道:“你問我有屁用,他不是回去找你們了嗎?我告訴你們啊,這次的事情處理不好,蘇揚要是能進這個學校,我他*媽跟他姓!”

        侯世林眉頭皺起,盯著劉興朝看了一會兒,緩緩轉身道:“舅舅,你來處理吧?!?/p>

        張高建氣得都快哆嗦了,他走到桌邊憤然看著劉興朝,道:“你等著,我打個電話!”

        劉興朝一拍桌子,道:“怎么?找關系?我給你說,今天誰來都不好使。這件事,必須得解決清楚!”

        張高建也不理會他,抓起桌上的電話,撥了一串號碼出去。剛接通,張高建便立刻破口罵道:“董輝,**給老子滾下來!”

        劉興朝原本還掐腰站著,一臉揚眉吐氣的感覺。聽完這話,雙腳不由自主地一軟,差點沒趴在地上。

        “董……董輝……”劉興朝懵了,這不是他們校長的名字嗎?這個人,敢這樣對校長說話?不對,這肯定不是校長,肯定是一個跟校長同名同姓的人。

        劉興朝悄悄看了看電話上顯示的號碼,眼睛頓時一黑,因為那的確是校長的號碼,而且,是校長董輝的私人號碼,知道的人不多。知道這個號碼的人,跟董輝肯定很熟的啊。這些人,難道跟董輝很熟嗎?

        不過,看到坐在屋內的譚燕,劉興朝又稍微舒了口氣。這次的事情,有譚燕在,也不懼他跟校長熟識!

        “喲,認識校長??!”劉興朝上下打量著張高建,道:“怎么?想借校長來壓我?”

        “你給我閉嘴,老子不想跟你說話!”張高建沒好氣地道,他本來脾氣就不好。如果不是侯世林按著,他估計早就發飆了。

        劉興朝大怒,道:“好,你牛逼,我看你一會兒怎么收場。我給你說,這么多人受傷,這次的事情,誰來都得按規矩處理!”

        “沒錯,的確是得按規矩處理!”侯世林皮笑肉不笑地道:“誰要是不按規矩,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劉興朝聽不出侯世林這話里的意思,但想著譚燕在這里,心里安穩至極。

        沒多久,一個白胖子小跑著進了政教處,正是七中的校長董輝。

        “董校長!”劉興朝連忙迎了上去,直接打算哭訴。

        “哎呀!”董輝卻根本不理他,叫了一聲便直接跑到張高建面前,握住張高建的手,連聲道:“張*,是哪陣香風把您吹來了???我剛才聽著聲音像您,但沒敢確定,沒想到真的是您???”

        劉興朝有些懵了,張*?哪個張*?

        張高建滿臉不爽,道:“董輝,你這學校,后來有本事了啊。我跟我外甥進來這么長時間,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被人訓了半個小時不說,還被人一句一個罵娘。董輝,這就是你帶出來的兵?”

        董輝懵了,轉頭四望,目光落在劉興朝身上,不由大怒:“劉興朝,怎么回事?”

        “董……董校長,我……我……”劉興朝上下嘴唇直打哆嗦:“不是,他們……他們的侄子欺負……欺負譚燕,還打傷這么多學生,我……我也是按規矩辦事,我……我……”

        “閉嘴!”董輝有種想吐血的感覺,怒道:“你知道這位是誰嗎?我告訴你,這位是咱們市教育*的張高建*!”

        “副*,副*!”張高建謙虛地擺手。

        劉興朝頓時懵了,他終于知道是哪個張*了。

        張高建,市**,但是,又被人叫做實權*,因為他在教育局的權力和威望,甚至在*之上。南洛教育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教育界,得罪張高建,那跟找死沒區別??!

        “可是……可是他們欺負譚燕啊……”劉興朝顫聲道,他還在做最后的掙扎,希望用譚燕的家世來解決這件事。

        “是嗎?”侯世林冷冷一笑,道:“我相信蘇揚,他不會欺負別人的?!?/p>

        “你相信有什么用!”劉興朝怒道。

        “對了,董校長,忘了給你介紹了?!睆埜呓ㄐΦ溃骸斑@位,是我外甥,侯世林。你應該聽過吧,侯孝義的兒子,侯孝廉侯孝至的侄子,侯鄉德的孫子!”

        董輝臉上的表情頓時凝固了,這一個個的名字,都是如雷貫耳啊。

        侯鄉德就不說了,那是縱然去了京城,也能與那些大人物們把酒言歡的人物。

        侯孝廉,那也是省里實權人物。侯孝至,雖然沒有進入仕途,但在南洛,屬于最杰出的商人,連南洛市地下大佬也是唯侯孝至馬首是瞻呢。

        而就算是侯XY市辦公室*,那也是絕對的大人物了啊。

        侯世林的家世,又豈是什么譚燕所能比的?

        侯世林挺蘇揚的話,譚燕算得了什么?

        “噗通”一聲,劉興朝腿腳一軟,直接癱坐在地上了。

        小說《超強兵王在都市》 第十六章上梁不正下梁歪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墨玉| 沂南| 金沙| 宣威| 胶州| 古蔺| 侯马| 龙岩| 始兴| 福贡| 巨鹿| 大陈| 丽江| 科尔沁左翼后旗| 泾川| 民和| 安阳| 帕里| 昌图| 新宁| 稷山| 明溪| 通化| 漳县| 广德| 雅江| 铜梁| 头道湖| 迁安| 赤峰| 桂平| 彰武| 怀化| 莱芜| 齐齐哈尔| 凤山| 韦州| 鄂伦春旗| 惠来| 盐亭| 涿州| 滕州| 社旗| 凉山| 恭城| 连南| 大竹| 莲花| 石炭井| 太仆寺旗| 阳高| 扎兰屯| 隆回| 平泉| 民权| 肇源| 喀什| 镇江| 望谟| 石柱| 集宁| 高碑店| 紫荆关| 昌宁| 绵阳| 永丰| 乐安| 淮阳| 临西| 攀枝花| 井陉| 普安| 兰考| 临桂| 福山| 宜宾县| 镇康| 拐子湖| 庄浪| 蕉岭| 蛟河| 齐河| 日喀则| 林州| 新野| 卓尼| 酒泉| 淖毛湖| 土默特左旗| 宜州| 蓬安| 东安| 哈巴河| 南岳| 海宁| 深州| 五峰| 阿里山| 黄石| 正兰旗| 蒲县| 茫崖| 泉州| 新宁| 自贡| 康山| 德兴| 监利| 乌鲁木齐牧试站| 礼县| 藁城| 绵阳| 巨野| 靖安| 唐县| 鄂州| 南华| 洪洞| 奇台| 敦煌| 阜宁| 邓州| 吕泗| 灌云| 诸城| 石景山| 平湖| 志丹| 双城| 周口| 辽中| 郸城| 石棉| 诸城| 连城| 临沧| 苏尼特左旗| 略阳| 尖扎| 左贡| 子洲| 大勐龙| 石楼| 宜兰| 闽清| 井陉| 庆元| 景泰| 廉江| 扎赉特旗| 新龙| 遂平| 将乐| 乌当| 贵港| 通化| 正镶白旗| 石岛| 长岛| 镶黄旗| 建德| 子洲| 凌海| 纳溪| 清涧| 蓬溪| 五原| 浦口| 河口| 北戴河| 盘山| 冠县| 武都| 都昌| 上饶县| 高平| 沁源| 秀山| 元谋| 东安| 遂平| 巴雅尔吐胡硕| 辛集| 峨眉山| 江津| 如东| 湛江| 赫山区| 荆州| 昭通| 明水| 新巴尔虎右旗| 余庆| 湛江| 富源| 南溪| 绍兴| 青河| 头道湖| 玛沁| 东明| 海渊| 申扎| 五大连池| 剑河| 阜平| 宁化| 岑溪| 深州| 莒县| 丽水| 衡阳县| 安丘| 南木林| 沙塘| 广汉| 乌拉特中旗| 英德| 进贤| 茫崖| 新乐| 益阳| 莘县| 易门| 扶风| 温岭| 龙江| 湟中| 涡阳| 福贡| 鄂托克前旗| 桃园| 定南| 仁寿| 漳浦| 萍乡| 封丘| 峄城| 罗城| 宿松| 伊金霍洛旗| 胶州| 绿春| 临邑| 乐平| 长春| 秦皇岛| 华坪| 汪清| 临潼| 陇县| 平原| 青州| 围场| 凤庆| 元阳| 东海| 灵石| 天等| 洛宁| 那坡| 大通| 江门| 根河| 加查| 株洲县| 博兴| 海宁| 随州| 福安| 亳州| 清丰| 孟州| 西安| 重庆| 普洱| 南陵| 南郑| 南汇| 青田| 本溪县| 阳春| 平邑| 慈利| 和龙| 皮山| 淮安| 万载| 邵东| 潞江坝| 巴楚| 华家岭| 高州| 叙永| 弋阳| 宜城| 长安| 南宁城区| 珙县| 通山| 昌图| 溧水| 宁河| 沙湾| 铅山| 遵化| 普兰| 霞浦| 弥勒| 北京| 奉化| 遂川| 进贤| 通州| 平原| 鸡泽| 肇源| 茶陵| 惠水| 诸城| 惠州| 五道梁| 隆子| 岑溪| 滕州| 随州| 平江| 保亭| 勉县| 石岛| 庄浪| 山丹| 和丰| 曹妃甸| 武汉| 陇县| 巫山| 台江| 潍坊| 土默特左旗| 中阳| 麻江| 莫力达瓦旗| 东丰| 加查| 永兴| 永吉| 宜君| 米林| 碌曲| 宁化| 谷城| 新野| 比如| 汾西| 营口| 凌源| 桐梓| 夏津| 吴川| 银川| 万盛| 治多| 龙胜| 宁津| 洪家| 平南| 成安| 博乐| 玛多| 襄城| 太仓| 襄樊| 淮阳| 平邑| 汪清| 电白| 当阳| 昌吉| 綦江| 铅山| 吉兰太| 彭县| 祁连| 赤水| 乐东| 无棣| 磐安| 安顺| 靖西| 龙井| 万盛| 石景山| 霍林郭勒| 铁卜加寺| 沈丘| 博乐| 双城| 修武| 七台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