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重生 > 重生之再世為妃
        《重生之再世為妃》已完結版全文章節閱讀 燕洛璃寒旭堯小說

        重生之再世為妃橘貓醬

        主角:燕洛璃寒旭堯
        小說主角是燕洛璃寒旭堯的小說叫做《重生之再世為妃》,它的作者是橘貓醬創作的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當濃烈的毒酒穿過喉嚨,燕洛璃不可置信的看著她深愛的太子殿下,終其一生,她為了他苦心經營,終于將他推上帝位,到頭來,他過河拆橋,痛下殺手!重生而來,她發誓,要那欠她的人,血債血償!誰知,重生第一天,就被冰塊王爺給摁在了地上,第二天,賜婚的圣旨就到了面前,第五天,她成了靖王妃!以為是復仇的起點,她卻發現了更大的陰謀……對她好的,她要守護,傷害她的,百倍奉還!她嫉惡如仇,運籌帷幄,手撕偽善面具......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5-13 10:57:0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坤和宮的后門,春桃悄悄地走了進來,快步進了皇后的房間。

        “娘娘,太宸宮那邊傳來的消息,說是靖王妃暈過去了?!?/p>

        暈了?

        皇后妝容一絲不茍的臉浮上一層陰云,她這是在扮可憐給誰看!

        “太醫怎么說?”

        “回娘娘,太醫說是勞累過度,加上食物補給不夠,寒風一吹沒撐住就暈了,沒什么大礙?!?/p>

        春桃小心翼翼地回答,皇后娘娘好久都沒有發過這么大的脾氣了。

        真的暈了。

        皇后臉上稍縱即逝的閃過一絲驚訝,鳳眸瞇起。

        在宮里舒服日子過多了,竟然被兩個丫頭給戲耍了!

        今日,若不是蕭婉茹輕描淡寫的一句,催化了她本就憤怒的情緒,蕭貴妃的這個侄女,平日里溫文爾雅的,知書達理,原來……

        陰云散去,皇后的眉頭舒展,臉上揚起一抹繞有深意的笑容,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那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春桃,你去庫里,將前幾日送來的天山雪蓮取來?!?/p>

        皇后一邊說,一邊取下了頭上的發簪,從紅木漆盒中拿出華貴的首飾,擺在梳妝臺上。

        春桃將天山雪蓮取來,放在桌案上,見皇后已經將一頭烏黑的長發放了下來。

        “娘娘,咱們這是要去哪?”

        “春桃,帶上天山雪蓮,去太宸宮?!?/p>

        皇后那張一絲不茍的臉上,陰晴不定,那種威壓令人喘不過氣來。

        太宸宮的偏殿,門口的守衛見到皇后,驚得一下跪在地上,張口就要喊“皇后娘娘駕到”卻被皇后立刻制止。

        “娘娘,您這是?”

        春桃疑惑不解,但也不敢多言,跟著皇后走了進去。

        一股熱浪席卷而來,皇后不經意地蹙了下眉。

        屋子里沒人伺候,只有靖王守在床邊,見皇后來了,那毫無表情的面上有些許的尷尬。

        “兒臣拜見母后,母后萬福金安?!?/p>

        寒旭堯小聲的說道,想起身見禮,腰間忽然纏上了一只手,連著小腦袋也直接靠了過來,把他的腿當作了枕頭。

        怎么看,那丫頭都是故意的。

        皇后的眼底不著痕跡的閃過一絲陰冷。

        然,她的臉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

        “免了,好好照顧她,本宮來找你父皇,順道過來看看?!?/p>

        話落,示意春桃將天山雪蓮放下,便離開了。

        寒旭堯低頭,看了看懷里那個睡的昏天暗地的丫頭,嘴角難得的扯出了一抹微笑。

        真實膽大妄為!母后你都敢戲弄。

        寵溺地敲了敲她的腦門,又輕輕嘀咕了一句。

        “干的還算不錯?!?/p>

        南書房,皇后不緊不慢地走了進去,在皇帝面前停住了腳步。

        “臣妾參見皇上!”

        皇帝不曾抬頭,目光依舊定格在手中的奏折上。

        “皇后,你怎么來了?”

        “聽聞靖王妃勞累過度,昏了過去,所以臣妾來看看,且臣妾也想找陛下商量一下太子的婚事?!?/p>

        皇后笑的溫婉和煦,就連話語都變得輕柔起來。

        聞言,皇帝慢悠悠地放下手中的奏折,緩緩抬頭。

        “皇后看上哪家姑娘了?”

        的確,靖王都成婚了,太子也該迎娶正妃了。

        本來囑意的便是燕洛璃,誰知,她一下成了靖王妃,這太子妃的人選便落了空。

        “蕭家獨女,蕭婉茹?!?/p>

        蕭家戰功赫赫,整個蕭家手里掌握著全國的四成兵力,實力不容小覷,她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只是那蕭婉茹的父親,蕭遠山野心勃勃,恐怕……

        “臣妾今早見了那丫頭,溫婉可人,乖巧懂事,著實是個不錯的姑娘?!币娀实郦q豫,皇后笑著為蕭婉茹添上幾句好話。

        皇帝凝眉,面色陰沉了下去。

        或許,可以欲擒故縱。

        “擇個日子,給太子選妃吧?!?/p>

        選妃,可變性太大,若是太子執意不肯,反而弄的蕭家和皇家的面上都不好看。

        且皇后也看出來了,皇帝心里,其實是同意的,只是礙于諸多因素,不好直接下決定。

        “陛下,燕洛璃已經賜婚靖王,您總得一碗水端平,若是選妃,恐生了變數?!?/p>

        但當前局勢,蕭家也不只一次的表示過要與皇家結親,蕭家在朝中如日中天,若是施加一點手段,陛下也不得不點頭,倒不如此時,直接順水推舟。

        “那就依你的意思?!?/p>

        “那臣妾,就先替太子謝過陛下了?!?/p>

        “你先下去準備吧?!?/p>

        皇帝沒有再說下去的意思,揮了揮手。

        既已達到目的,皇后也沒有多留,欠了欠身,退了出去。

        燕洛璃、蕭婉茹,想起她們兩個,心底輕蔑一笑。

        ……

        熱……怎么會這么熱?

        燕洛璃睡得滿頭大汗,最終熱醒了過來。

        發現自己正枕著寒旭堯的腿,雙手恬不知恥的摟著他的腰,這是什么情況?!

        她趕緊松開自己的手,閉上眼睛,假裝還沒醒。

        誰知,寒旭堯低頭,修長的手劃過她的臉頰,俯身到了她面前。

        “身體倒是很誠實?!?/p>

        他用的只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得到的音量。

        燕洛璃心口一震,臉剎時便紅到了耳根,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自動縮到了一邊。

        寒旭堯看到她還是躲避自己的樣子,一張臉瞬間垮了下來,冷冷地起身叫來了太醫,給燕洛璃號脈。

        “王妃可還覺得哪里不適?“

        燕洛璃搖了搖頭,怎么就昏了過去,看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她這是睡了多久。

        正在此時,高公公笑呵呵的走了進來,手中的拂塵一甩,下跪給燕洛璃見禮。

        “靖王妃,可感覺好些了?”

        燕洛璃抬了抬手,淡淡地笑道:“今天多謝公公了?!?/p>

        “靖王妃客氣了,陛下請您和王爺一同共進晚膳?!?/p>

        說到吃的,燕洛璃才想起來,她這一整天還沒吃過東西。

        咕嚕?!?/p>

        肚子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氣氛有點尷尬,高公公喚了兩名小宮女進來,為她梳妝打扮。

        燕洛璃到的時候,皇帝和寒旭堯已經坐了下來,屋子里的人都退了下去,皇帝說就是想安安靜靜地和家人吃個飯。

        燕洛璃局促的站在門口,屋子里的氛圍有點冷。

        小說《重生之再世為妃》 第17章 順水推舟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富蕴| 金秀| 开鲁| 金堂| 志丹| 屯溪| 朝克乌拉| 开远| 伊和郭勒| 石浦| 嘉善| 江陵| 大冶| 且末| 临县| 钟山| 旌德| 莎车| 嘉定| 循化| 泸州| 额济纳旗| 绥芬河| 金沙| 无锡| 安龙| 卓资| 庆云| 襄阳| 宁德| 潞江坝| 丹寨| 嘉禾| 上虞| 景泰| 一八五团| 淮阴| 五道梁| 霍林郭勒| 榆次| 班玛| 文昌| 醴陵| 前郭| 托克逊| 罗甸| 长寿| 普定| 运城| 灵寿| 徐水| 梅河口| 奉节| 准格尔旗| 太原北郊| 信阳| 石河子| 达州| 乌恰| 昌宁| 平陆| 安乡| 朝阳| 鄂托克旗| 漯河| 三水| 靖宇| 通许| 乐平| 德庆| 凤山| 威信| 梅州| 德格| 武山| 突泉| 桦甸| 松滋| 科尔沁左翼中旗| 邢台县浆水| 西华| 吴桥| 开县| 洪洞| 长武| 静乐| 尚志| 郫县| 望江| 夏县| 巴塘| 同德| 峨眉山| 二连浩特| 玉溪| 光泽| 穆棱| 乾县| 尼勒克| 头道湖| 包头| 交城| 定襄| 察哈尔右翼中旗| 木里| 朱日和| 大关| 陆丰| 三台| 沂南| 丹棱| 五莲| 白山| 黄南| 渝北| 广宗| 丹徒| 永福| 康平| 金州| 建昌| 晋城| 高密| 西平| 江阴| 河曲| 武清| 南昌| 河曲| 上犹| 金湖| 宝鸡县| 阿瓦提| 海安| 于都| 色达| 忠县| 青浦| 乐东| 永顺| 庐江| 尼木| 潼南| 老河口| 灯塔| 丰城| 岗子| 索县| 怀化| 绥滨| 布尔津| 乌拉盖| 沧源| 明水| 义县| 平台| 东胜| 呼中| 壤塘| 青铜峡| 玉溪| 神农架| 楚雄| 铁卜加寺| 岚县| 太华山| 凌海| 林州| 玉溪| 浩尔吐| 阳江| 宝过图| 凉山| 上林| 富宁| 蕉岭| ?涓?| 永嘉| 日照| 嘉荫| 峨眉山| 兴城| 岳阳| 韩城| 云霄| 新竹县| 定南| 吉木乃| 沁源| 修武| 上饶县| 伽师| 永宁| 金坛| 青河| 小渠子| 简阳| 贞丰| 临潭| 嘉祥| 柳州| 化隆| 泰来| 信阳| 博白| 靖江| 瑞丽| 满城| 焦作| 攀枝花| 沛县| 余庆| 乐昌| 新竹市| 宁强| 盂县| 忠县| 岳阳| 宝应| 志丹| 肇庆| 安定| 金平| 滦南| 利辛| 勃利| 大宁| 临洮| 武穴| 遵义县| 循化| 临泉| 瑞昌| 庆元| 华池| 隆化| 忠县| 泸州| 乌兰| 康平| 黔西| 盂县| 邵阳县| 邳州| 宾县| 沁城| 宜兴| 南澎岛| 大武口| 依安| 罗子沟| 宜昌| ?涓?| 惠东| 宁冈| 淮阴县| 安县| 黎川| 一八五团| 米脂| 乐山| 巴音布鲁克| 三水| 阳谷| 绍兴| 福贡| 宽城| 大荔| 太仓| 望谟| 东安| 定海| 玉屏| 邵武| 亳州| 莒县| 清徐| 静海| 绍兴| 罗子沟| 华县| 海丰| 富平| 西平| 徐闻| 左云| 大武口| 魏县| 黄南| 精河| 丁青| 宿迁| 尼勒克| 平湖| 金塔| 清涧| 高力板| 大安| 岳阳| 山阴| 阆中| 济阳| 大埔| 太仆寺旗| 永顺| 青浦| 偏关| 博乐| 德清| 莲塘| 梓潼| 赫山区| 宾县| 东莞| 昆明农试站| 承德县| 抚宁| 苏家屯| 包头| 益阳| 山南| 泸州| 郯城| 瑞昌| 引水船| 淮南| 章党| 邢台| 耀县| 榆社| 禹城| 沁源| 右玉| 苏尼特左旗| 桐乡| 同心| 八里罕| 西青| 珠海| 沁城| 肇庆| 郓城| 三都| 朱日和| 绥江| 昌黎| 公安| 乐平| 川沙| 商都| 惠民| 淳化| 怀安| 巫溪| 勐海| 莲塘| 长垣| 怀仁| 讷河| 石首| 杭锦旗| 纳溪| 宣恩| 浦东| 龙口| 长丰| 百色| 邱县| 乾县| 庆云| 漳县| 安德河| 东乡| 岳池| 兰溪| 昌吉| 林甸| 小金| 如皋| 科尔沁左翼后旗| 济南| 塔河| 德令哈| 呼玛| 郸城| 阳山| 灯塔| 岚县| 广饶| 洪家| 魏山| 宁蒗| 阳朔| 临桂| 威信| 耒阳| 登封| 咸阳| 万山| 北戴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