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熱文《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謝洛川花伊人小說全文無彈窗閱讀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春雷炮

        主角:謝洛川花伊人
        小說主角是謝洛川花伊人的書名叫《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本小說的作者是春雷炮最新寫的一本民國情緣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謝洛川恨死了花伊人,因為她在他最落魄的時候,不僅落井下石,還險些讓他丟了命。他得勝歸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一步步將她逼瘋?;ㄕ壑堉?,受盡羞辱。命不久矣時,她紅著眼問:“我不曾負你,你為何這般待我?”“編,接著編,”他狠厲無比,掐著她的脖子,“本王倒要看看,是不是除了死以外的所有謊言,你都能說破天!”后來,花伊人死在了謝洛川的面前。他卻,徹底慌了……...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5-13 11:07:1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話音落下,全場死寂。

        ----------

        花雨煙咬著唇,眸底掠過一絲不滿。

        憐兒望向自家小姐,只見自家小姐精致的面容上憔悴不堪,曾被謝洛川謝王爺夸過的,天底下最漂亮的眼睛里,布滿了屈辱與疼痛。

        可過后,她淡淡的笑開了,“伊人選第一個?!?/p>

        謝洛川垂在身側的手緩緩收緊了,臉色難看,“你確定?”

        花雨煙微微勾了勾唇,憐兒的眼淚掉的兇,聲線顫抖不已,“小姐……小姐求您了,選第二個吧,奴婢求您了!”

        花伊人垂了眸,一錘定音,“是?!?/p>

        “王爺不可啊,小姐她傷的重,大夫說需好生調養才能活下去,再不能經受這般折磨了……”

        憐兒哭喊著,可謝洛川已經陰寒著臉揚了手,花伊人被帶下去鞭撻。

        憐兒奔潰了,恨聲道:“王爺,小姐她到底做錯了什么,她到底做錯了什么??!您要如此待她?!”

        鞭撻聲落下,花伊人一聲未吭,謝洛川也沉默著,可花雨煙卻瞧見他的手握成了拳,指尖寸寸發白,強行忍耐著什么。

        花雨煙收回視線,聽憐兒在下邊又哭又喊,直接道:“把那丫頭的嘴給堵上,老嚷嚷,吵得人心煩?!?/p>

        憐兒在被布條塞住嘴之前,猩紅著眼瞪著謝洛川和花雨煙,“側妃你會有報應的!王爺,你如此辜負小姐,你會后悔的,你一定會后悔的,你——唔!”

        謝洛川猛地摔了桌上的茶杯,恨意滔天,“本王不悔,是她負我在先,本王永不悔!”

        他不僅不悔,他還要讓她跟著他一塊痛,他愛而不得,她也只能是這個下場!

        一輩子都只能當他的女人,休想嫁入世子府!

        不論他們怎么吵怎么鬧,花伊人始終沒什么表情,眼神空洞洞的,目無焦距的落在一處。

        她的唇角翕動著,無聲念著一句‘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伊人’。

        這首詩,是她名字的來源。

        母親在世時被父親辜負,為她取名伊人,寓意她未來的夫君,可以好好的珍惜她,珍惜與她在一起的時光,不再有辜負。

        她與謝洛川說了她名字的含義與母親的心愿后,謝洛川曾跪在她母親的牌位前發誓——

        “謝洛川此生,唯伊人不愛,非伊人不娶。習得武藝護她,讀得圣書養她,要天天讓她歡喜,生好些個大胖小子,一日都不會辜負?!?/p>

        她當時既羞澀又甜蜜,嬌嗔的道:“你現在話說的那么滿,日后若是做不到怎么辦?”

        他擁她入懷,緊緊地抱著,“那我便將刀遞給你,讓你剜了我的心?!?/p>

        她喜歡他,又怎么舍得傷害他,連這話她都不敢輕易應下,只是靠在他的心口處,笑著道:“若那時你不再喜歡我,又怎會輕易讓我剜了你的心?”

        他頭疼,無奈的笑,“你為何總想這些,我發誓,我絕不負你?!?/p>

        “我知你定不會負我的,你恨不得把我捧在手心里,而且……若你真要負我,我打也打不過你,你又比我聰明又比我強大,對付你是沒法子了,不過……”

        她的手點著他的胳膊,抬起臉朝他俏生生的笑,“若你負我,我便忘了你,與你恩斷義絕,再不回頭——”

        從沒想過,當年一語成箴。

        疼痛席卷周身,花伊人的臉色已經慘白到了極致,余光中最愛的人與最恨的人站在一處卿卿我我,眼淚,卻再也掉不下來了。

        她極力將喉間的血腥壓下,扯唇,笑。

        謝洛川大概不知,她活不久了。

        這世上,不會有人再令他這般厭惡了……

        小說《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第5章 她活不久了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德清| 北川| 绥化| 蒙阴| 香日德| 伊宁| 尼木| 望奎| 德宏| 邛崃| 陇县| 呼兰| 新邵| 平顶山| 北流| 伊宁县| 长乐| 田阳| 嘉荫| 梧州| 抚远| 和平| 鲁甸| 那坡| 嵊山| 聊城| 苏尼特右旗| 博克图| 寿宁| 莒县| 阜宁| 九龙| 定南| 八里罕| 晋洲| 台州| 灵璧| 剑川| 普宁| 西吉| 沅江| 石城| 八里罕| 宜宾县| 巴仑台| 漯河| 五营| 额济纳旗| 新竹县| 嘉鱼| 巴林左旗| 海安| 宝兴| 澄城| 三门| 塔中| 苏家屯| 涡阳| 唐山| 当涂| 临县| 贵溪| 拉萨| 会泽| 安阳| 长顺| 满城| 莱芜| 阳信| 临邑| 茌平| 稷山| 改则| 甘泉| 宣化| 雷山| 神农架| 五大连池| 岑巩| 大城| 北镇| 涟水| 河源| 莫索湾| 高平| 天山大西沟| 沿河| 临江| 陵县| 扎赉特旗| 镇坪| 集宁| 乌审旗| 淮阴| 灵寿| 茂县| 清丰| 广平| 城口| 抚州| 塔中| 永靖| 鄂尔多斯| 长沙| 花都| 井陉| 久治| 五寨| 佳木斯| 永修| 桐梓| 临清| 巫山| 铅山| 朔州| 荔波| 杭锦旗| 延川| 苏州| 云浮| 准格尔旗| 平和| 丰台| 北碚| 繁峙| 吴起| 海洋岛| 长泰| 韦州| 沁源| 南沙岛| 佳县| 九寨沟| 孙吴| 阿里| 三水| 常州| 盐边| 营口| 五台县豆村| 福海| 阳新| 德庆| 景谷| 定安| 木垒| 锡林浩特| 平鲁| 天等| 潜江| 富蕴| 平乐| 衡南| 任县| 资源| 隆尧| 蚌埠| 楚雄| 林西| 清涧| 迭部| 永丰| 惠东| 衡南| 仙游| 民乐| 浪卡子| 始兴| 三门| 准格尔旗| 哈尔滨| 杭锦旗| 蠡县| 隆回| 乌审召| 明水| 兴仁堡| 邹城| 恩施| 吉首| 安化| 清流| 修文| 贵溪| 黔阳| 清水河| 澄海| 扬州| 新和| 景县| 宜宾| 南木林| 砀山| 清徐| 霍林郭勒| 凯里| 法库| 太原南郊| 禄劝| 夏津| 同心| 开化| 岑溪| 万山| 永春| 漳县| 拐子湖| 尉犁| 那日图| 福海| 南沙岛| 通辽| 迭部| 长顺| 巴盟农试站| 阳泉| 启东| 大方| 稻城| 平坝| 芦山| 麻阳| 永修| 霍尔果斯| 海门| 鄂尔多斯| 乾安| 大关| 福鼎| 涞水| 三明| 绥化| 内黄| 凭祥| 清徐| 碌曲| 兰溪| 泸定| 宁城| 武安| 新泰| 淄川| 霍州| 崇礼| 吉兰太| 开封| 康保| 东兴| 遂平| 北京| 唐县| 萧县| 凌云| 阳江| 巴盟农试站| 皮口| 海安| 汉川| 金山| 马鞍山| 海伦| 杜蒙| 海淀| 道县| 桐城| 滕州| 巴南| 内江| 确山| 巫溪| 慈溪| 田阳| 乐安| 兰西| 石岛| 金坛| 安溪| 华容| 东兴| 东方| 临潼| 伊吾| 吴起| 宝山| 阿木尔| 新巴尔虎左旗| 吐鲁番| 乌什| 承德县| 五台山| 桃园| 沙雅| 安岳| 清水河| 萍乡| 巴盟农试站| 怀柔| 阿巴嘎旗| 涟水| 方城| 稻城| 贵溪| 吴江| 金乡| 阿鲁科尔沁旗| 日喀则| 通城| 涿鹿| 遮浪| 青岛| 南城| 东明| 彭州| 松江| 广灵| 固镇| 双峰| 辽源| 霸州| 兴隆| 汶上| 万全| 漠河| 陇川| 宜昌县| 寻乌| 榆中| 蓟县| 长宁| 平度| 华容| 紫荆关| 惠东| 高阳| 福州| 磴口| 潍坊| 石嘴山| 番禺| 白沙| 三亚| 恩平| 湘乡| 辰溪| 黎川| 固原| 平乡| 畹町镇| 云龙| 桐城| 永吉| 蕲春| 台南| 丹凤| 定南| 霞云岭| 昭苏| 遂宁| 屏边| 肇庆| 景谷| 藤县| 普安| 括苍山| 北辰| 隆回| 聂拉木| 喀什| 靖宇| 会昌| 额济纳旗| 华阴| 华蓥山| 巴楚| 乐平| 营口| 莎车| 定南| 渠县| 石林| 雷州| 施秉| 新建| 浦江| 大柴旦| 永靖| 高阳| 洱源| 竹溪| 盖州| 含山| 丹东| 淮阴| 东吉屿| 括苍山| 东方| 天镇| 宁阳| 宁陕| 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