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都市 > 鄉村最強狂婿
        鄉村最強狂婿精彩章節 風正陳瑜全章節閱讀

        鄉村最強狂婿旺仔

        主角:風正陳瑜
        主角叫風正陳瑜的小說是《鄉村最強狂婿》,是作者旺仔創作的都市異能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風正身懷醫道傳承,卻被限制在*歲之前無法顯露,否則會有殺身之禍。 他隱居山村,低調蟄伏,靜待時機。 未婚妻悔婚,淪為全村笑柄。家中母親病重,無法醫治。這一切他全都忍了過來,終于等到限制解除,風雨化龍的那天! 一身絕世古武,一手逆天醫術,無數神丹妙藥。風正不鳴則已,一鳴沖天,從小小山村開始,走出一段傳奇人生……...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5-13 14:22:0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楚天浩,你太過分了!”

        “咱們不是說好了,只是讓風正給你道歉,不會傷害他嗎?”

        陳瑜萬萬沒有想到,楚天浩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讓她頓時有些心寒。

        此話一出,楚天浩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下來,一想到自己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一個臭**絲給當眾扇耳光,怒火就迸發出來。

        “陳瑜,我就知道你還想著這個狗東西!”

        “老子被他當著那么多人扇耳光,還被打斷兩顆門牙,這是道歉就能了事的?”

        “你竟然敢替這個狗東西說話,還要不要臉了?”

        楚天浩猛地站起來,指著陳瑜就大聲的呵斥道。

        在他看來,陳瑜現在突然幫風正說話,指定是心里還有風正,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替一個臭**絲說話?

        一想到自己追求的人,心里還有其他人,楚天浩就徹底的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先前的羞辱再加上這件事情,已經讓楚天浩處于爆發的邊緣。

        “你……你怎么能這么說?”

        陳瑜聞言雙眼一陣失神,恍惚不已的說道。

        她萬萬沒有想到,一直以來都表現的溫文爾雅的楚天浩,竟然會這樣對自己說話。

        “我這么說怎么了?”

        “你最好給我老老實實的聽話,今天我就要廢掉這個家伙的手腳,看他以后還怎么囂張!”

        楚天浩卻絲毫沒有收斂,反而越發囂張的嘶吼道:“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把她給我拉出去?”

        在他看來,陳瑜竟然還在替風正說話,這讓他越發的無法容忍。

        此話一出,包間里站起來兩名小混混,說著就要將陳瑜給拉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風正,卻忽然走上前擋在那兩名小混混的面前。

        “她不想做的事情,誰也不能勉強!”

        風正低沉著聲音說道,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殺氣。

        原本風正在看到包間里的情況后,已經徹底的心寒了。

        他沒有想到陳瑜竟然會為了楚天浩,把自己給騙到這里了。

        但是后面的事情,卻是風正始料未及的,從陳瑜的反應來看,她應該對這一切都不知情。

        看來是楚天浩欺騙了陳瑜,不然的話,陳瑜不會喊自己來到這里。

        尤其是看到陳瑜為了自己,不惜和楚天浩對峙后,風正原本已經寒掉的心,再一次的跳動起來。

        “哈哈哈,你算個什么東西!”

        “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情況,一個自身難保的狗東西,還敢學別人英雄救美?我就明白的告訴你,老子看上的女人,可不是誰都能染指的!”

        “陳瑜你給老子過來,讓這小子看看讓他魂牽夢繞的女神,究竟要跟誰!”

        楚天浩看到風正竟然擋在陳瑜面前,心中的怒火頓時爆發出來,指著風正就大聲的叫囂道。

        而楚天浩的話,卻讓陳瑜心中頓時一寒。

        “楚天浩你什么意思,我是一個東西嗎?你讓我過去就過去,不需要的時候,就要把我趕出去?”

        陳瑜萬萬沒有想到,楚天浩竟然會如同使喚下人一般,對自己呼來喝去,這是陳瑜萬萬不能接受的。

        再一想到以前風正對自己的好,就讓陳瑜越發的心寒起來。

        而楚天浩則是微微一愣,他萬萬沒有想到,陳瑜竟然會違逆自己的話。

        一直以來,楚天浩在面對陳瑜的時候,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堂堂的省城富二代,迎娶小山村的灰姑娘,這根本就是不對等的關系。

        所以說,一直以來,楚天浩都下意識的將陳瑜當成自己的附屬品。

        平常的時候,倒是沒有表露出來,但是遇到這種事情后,就徹底的暴露出來。

        此刻,楚天浩見到陳瑜敢違逆自己,心中頓時就惱怒無比。

        “好啊,你這個小浪蹄子,是不是還想著這個狗東西呢?”

        “行,我今天就讓你親眼看著他被打斷雙手雙腳,讓你死了這條心!”

        楚天浩越發的陰沉起來,轉身就對著周圍的小混混一聲令下:“給老子把這小子雙手雙腳給廢掉,出了什么事情有老子頂著!”

        此話一出,那些小混混頓時就興奮起來,一個個抽出藏在身后的甩棍和鋼管,臉上掛滿了殘忍的神色。

        他們早就手癢癢了,能收拾一個家伙,還有省城來的公子哥兜底,何樂而不為呢?

        很快,那些小混混就將風正給圍了起來,一個個惦著手中的棍棒,朝著風正一步步逼了過去。

        “你……你們要干什么?”

        陳瑜雖然瞧不起風正,但是風正這么多年的付出,也讓她于心不忍:“風正你快跑??!”

        被小混混包圍的風正,在聽到陳瑜的話語之后,心中頓時微微一暖。

        “放心吧,這些人我還不放在眼中?!?/p>

        風正忽然抬起頭,對著陳瑜微微一笑,淡淡的說道。

        可是這一幕,在那些小混混的眼中,就是莫大的侮辱。

        “小子,你特么還有心思在這里調情,是不是瞧不起我們?”

        “上??!給這狗東西一點顏色瞧瞧?!?/p>

        “特么的,兄弟們上??!”

        那些小混混紛紛舉起棍棒大聲叫囂起來,一個個朝著風正就沖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風正卻沒有絲毫的慌張,反而露出一絲淡然的笑容。

        這些小混混的戰斗力實在是太弱了,如果不是拿著甩棍和鋼管,單體作戰能力甚至還不如一個普通人。

        而風正則是有家族傳承,更是刻苦修煉十幾年,體內早就已經修煉出一絲真氣,距離傳承所說的練氣之道,只差一步之遙了。

        肉體的強度,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更何況這些被酒色掏空身體的小混混?

        “找死!”

        風正冷哼一聲,面對十幾名小混混不退反進,一腳狠狠的踹在沖在最前面的小混混的身上。

        砰的一聲!

        那名小混混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一腳踹飛出去,狠狠的撞在身后的同伴身上。

        嘩啦啦的帶倒了五六個小混混,這才勉強的停下來。

        “你特么竟然還敢還手,老子今天非要把你給打成殘廢,讓你做不成男人!”

        這個時候,一直坐在那里的鄭康,看到自己的小弟被踹飛出去,頓時就氣急敗壞的站起來,指著風正就大吼道。

        在他看來,風正就是一個臭**絲,竟然還敢還手,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小說《鄉村最強狂婿》 動手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大关| 华安| 冠县| 伊春| 无棣| 临颍| 赫章| 台山| 黔西| 夹江| 玉山| 汉川| 拉孜| 吴桥| 雅安| 长清| 顺德| 类乌齐| 宜宾县| 建昌| 九华山| 开阳| 汤河口| 清徐| 洞头| 崇仁| 衡阳| 莲花| 上杭| 南溪| 徽县| 蒲县| 永胜| 鄞州| 蔚县| 沙塘| 彭阳| 涠洲岛| 叶城| 仁寿| 旅顺| 狮泉河| 河卡| 浦城| 泸溪| 永州| 南县| 津南| 永善| 麻江| 德清| 安定| 鄂托克前旗| 三亚| 文成| 伊克乌素| 太平| 睢阳区| 桃江| 沂水| 洛宁| 石浦| 屯溪| 宜春| 衡阳县| 襄樊| 石炭井| 乳山| 明水| 万安| 兰州| 灵石| 东川| 沾化| 南充| 武威| 全州| 喀什| 桐乡| 融水| 北票| 中泉子| 景县| 平度| 张家口| 三江| 盐边| 武汉| 庆云| 景东| 西华| 固阳| 连云港| 弥勒| 当雄| 桃源| 大新| 吴起| 比如| 漳浦| 习水| 盘县| 安乡| 连南| 兴文| 花垣| 郑州| 拜城| 八达岭| 广饶| 拜泉| 柘城| 太平| 富县| 萧山| 兴安| 襄垣| 聂拉木| 陵川| 托克逊| 依安| 绿春| 海口| 五华| 阜宁| 隆化| 东川| 鲁山| 桦南| 彭阳| 云县| 惠民| 龙游| 高州| 瓦房店| 黄茅洲| 郸城| 平舆| 玉环| 信丰| 嵊州| 柯坪| 小二沟| 仙桃| 酒泉| 克什克腾旗| 安吉| 高青| 晴隆| 蓬莱| 保康| 小金| 临江| 石家庄| 田东| 平定| 头道湖| 宁都| 宿松| 崇阳| 巨野| 阿拉善右旗| 衡东| 永泰| 海阳| 雷州| 嵩县| 台北市| 木兰| 丁青| 道孚| 草河口| 綦江| 安平| 北塔山| 文山| 五指山| 鹤壁| 德兴| 五峰| 清水| 宣化| 禄丰| 信阳| 景县| 怀宁| 阿巴嘎旗| 合浦| 富蕴| 会同| 阿拉善右旗| 青龙| 淮滨| 旌德| 岑巩| 夹江| 仁化| 邛崃| 丹江口| 北流| 新会| 宁都| 高唐| 罗城| 金湖| 漠河| 嵩县| 中环| 宜兴| 邱北| 承德县| 察哈尔右翼前旗| 巴仑台| 九龙| 丹东| 榆次| 霍州| 高力板| 荆州| 赣榆| 临猗| 元江| 中牟| 多伦| 永顺| 永年| 丰县| 葫芦岛| 恩平| 西乌珠穆沁旗| 电白| 赤峰| 科尔沁右翼中旗| 紫荆关| 襄阳| 宁德| 凤阳| 林芝| 凉城| 弥勒| 阜宁| 林西| 宜宾县| 顺义| 徐州农试站| 余干| 敦化| 铁卜加寺| 烟筒山| 龙里| 天津| 琼结| 嵊山| 顺昌| 平江| 紫云| 横峰| 富阳| 吉木萨尔| 洪家| 新密| 中泉子| 齐河| 大港| 麻黄山| 新密| 巴南| 灌南| 丽江| 阿巴嘎旗| 上高| 儋州| 大石桥| 鄞州| 靖江| 嵊泗| 房县| 邹平| 图们| 布拖| 原阳| 北镇| 桃源| 巴里坤| 彬县| 开阳| 察哈尔右翼后旗| 和静| 盘县| 清兰| 鄂托克旗| 兰溪| 婺源| 芜湖县| 万州天城| 福山| 武安| 漠河| 连南| 金溪| 泽库| 恭城| 宁陵| 五原| 郧西| 田林| 郧县| 朝阳| 贵南| 随州| 宁乡| 遮浪| 木兰| 庆安| 楚雄| 宜州| 遂溪| 赫山区| 贺州| 越西| 惠农| 察哈尔右翼后旗| 沈丘| 拜城| 恩平| 孝义| 黄梅| 石屏| 阳高| 琼结| 黄梅| 和平| 新界| 新民| 盘锦| 柳河| 天等| 沅陵| 台州| 海晏| 巴林左旗| 新林| 泾县| 沂水| 金阳| 唐海| 莆田| 鄂托克前旗| 巴林左旗| 洪湖| 陇川| 清原| 武乡| 三河| 德州| 潮连岛| 东乡| 浪卡子| 当雄| 榆次| 新港| 宜城| 固阳| 常山| 阳城| 南安| 饶河| 齐河| 随州| 双峰| 敦化| 昔阳| 咸阳| 柞水| 莱芜| 梁山| 河间| 陈家镇| 辽阳| 琼中| 封开| 竹溪| 桓仁| 兴化| 南皮| 桐庐| 大安| 昆山| 九龙| 嫩江| 河口| 达日| 苍南| 郧县| 淮北| 龙游| 崆峒| 定襄| 永德| 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