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靈異 > 陰緣劫
        熱文《陰緣劫》張子恒陸琪小說全文無彈窗閱讀

        陰緣劫老黑泥

        主角:張子恒陸琪
        主角是張子恒陸琪的小說叫做《陰緣劫》,它的作者是老黑泥所編寫的靈異懸疑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堂哥結婚,去鬧洞房,一不小心鬧大了,以至于喜事變成了喪事……...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5-14 10:32:5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第17章

        “周師傅在家嗎?我找他有急事?”店外響起一個渾厚男人的聲音,語氣似乎很急促。

        我師父姓周,名為周文華。

        這個男人的聲音我也有點熟悉,這半年來待在這壽衣店,也認識了一些人。

        我把反鎖的店門打開,看到門外站著一個衣著講究的中年胖子,面帶急色。在他的身后,還有一輛黑色的大奔,妥妥的有錢人。

        “王老板?”我看著那中年胖子,笑著說道:“您這大晚上的找急忙慌的來到這,有什么事???”

        這胖子具體干什么的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是聽誰說的我師父有些本事,幾個月前請師父去做了一場法事。具體是什么情況我不知道,只知道師父回來之后眉開眼笑的,說是碰上肥羊了,估計宰的不輕。

        沒想到這才幾個月的時間,這家伙又跑來了,難道又出了什么問題不成?

        “周師傅呢?周師傅去哪了?”王老板焦急的看著我,急促說道:“我真的找他有急事,十萬火急??!”

        我眨巴眨巴眼睛看著胖胖的王老板,看著他腦門上那一層油亮的汗水,我有些無奈的說道:“師父今天早上出遠門了,說是要三天左右才能回來,要不您等三天之后再來……”

        “三天?”王老板尖叫一聲,急吼吼的說道:“我一天都不能等??!周師傅去哪了,能不能聯系上他?實在不行的話,你不是還有個師兄嗎?讓他幫幫我,這次給的酬勞絕對翻倍,比上次多……”

        “那個,王老板您先冷靜一下!”我急忙打斷王老板的話,說道:“這個真不是錢不錢的事,主要是我師父這次走的時候把我師兄也帶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什么地方,實在是幫不上你的忙了!”

        話說到這,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

        這個王老板是生意人,生意人都很精明,應該能聽懂我這話中送客的意思了。

        可是這個王老板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一副急的抓耳撓腮的模樣,嘴里一直嘀咕著什么,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我輕咳一聲,忍不住說道:“那個,王老板,您看這天也不早了,既然我師父和師兄都不在,您看是不是……”

        “對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高呼一聲,嚇了我一跳。

        他雙眸灼灼的看著我,眼神有點狂熱。

        被他這種目光注視,我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訕訕一笑,說道:“王老板,這一驚一乍的是唱的哪一出???”

        王老板猛地抓住我的肩膀,有些激動的說道:“小張師傅,既然你師父和師兄都不在,這個忙也只能你來幫我……哎,哎,你別關門??!”

        我按著店鋪的門,沖使勁往里擠的王老板苦笑說道:“王老板,你就饒了我吧!我只是個打雜的,跟著師父都不到一年,你的事情我是肯定沒有那個能力處理的……”

        “四十萬!”我的話還沒說完,王老板直接開口,急促的說道:“上次你師父出手,也只是收了二十萬的酬勞,我給你翻一倍!”

        這個數字確實讓我愣了一下,對于王老板來說四十萬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對于我來說那就是一筆巨款??!

        如果我有了這筆巨款,那豈不是……

        就怕有命拿沒命花??!

        意淫的念頭剛剛升起就被我掐死了,酬勞越大,意味著風險越大,這一點我還是很清醒的。

        上次師父幫他一次,雖然沒有具體說過程,但是隱隱透露過一點,好像是和抓鬼有關。

        就憑我這剛學半年的三腳貓手段,讓我去抓鬼?還不如直接給我一刀比較痛快。

        所以我很干脆的拒絕了王老板,哪怕他給的錢再多,這活都不能接。

        王老板像是鐵了心似的,硬纏著我,不讓我關門。

        最后我也惱了,也不跟他糾纏了,直接朝后院走去,頭也不回的說道:“行了,啥也不說了,王老板,幫你抓鬼肯定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嗯?”身后王老板愣了一下,然后急忙跑過來拉住我,焦急的說道:“不是讓你幫忙抓鬼,是幫忙招魂……”

        “招魂和抓鬼有什么區別?”我有些不耐的掙脫他的手,說道:“人死不能復生,王老板節哀……”

        “屁,誰說是給死人招魂了?”王老板有些生氣了,不過這時候他有求于我,只能忍著,沉聲說道:“我女兒掉魂了,想要找周師傅幫忙罷了,不是什么抓鬼……算了,你不愿意就算了,我還是再找找……”

        “等一下!”我打斷了他的話,看著他,疑惑說道:“你女兒掉魂了?你確定不是鬼上身什么的?”

        他瞪了我一眼,似乎想發火,但是強忍著了,點了點頭。

        我眨巴眨巴眼睛,沉吟了一下,然后對他說道:“如果僅僅是掉魂的話,我應該能幫上一點忙,當然,我也不是很確定,畢竟才疏學淺,只能到地方再看看了!”

        “行,只要小張師傅你能治好我女兒,四十萬雙手奉上!”王老板也很爽快,說道:“就算不能治好,也不會虧待小張師傅,五千塊跑腿費是少不了的!”

        我笑著點點頭,心中則是不以為然。

        和四十萬相比,五千塊算什么,如果僅僅是掉魂的話,說什么我都得把他女兒治好。

        簡單的回屋收拾了一點東西,然后鎖上了壽衣店的門,跟著王老板上了他的轎車,疾馳而去。

        王老板的家不在鎮上,而是在市區的東區,那里有一片別墅群,是一個高檔的別墅小區。

        車開得不慢,路上的時候,王老板大概給我說了一下他女兒的事情。

        他女兒名為王茜,開車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個酒駕司機撞了,雖然車被撞變形,但是王茜身上沒有受太大的傷,只是一些擦傷罷了。

        不過,王茜的精神出現了一點問題,變得有點癡癡呆呆了,到大醫院也查不出來有什么問題。后來,有人跟王老板說王茜有可能是因為那次車禍的驚嚇掉魂了,所以王老板才大晚上的開車來找我師父。

        小說《陰緣劫》 第17章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荣县| 休宁| 晴隆| 硕龙| 北戴河| 朝阳| 荣经| 长乐| 阿鲁科尔沁旗| 伊川| 胶州| 天台| 丰宁| 温宿| 合肥| 寻甸| 阿拉善左旗| 西和| 原阳| 马祖| 敦煌| 北安| 桂林| 密云上甸子| 汝城| 晴隆| 岚县| 嘉义| 池州| 阳朔| 拜泉| 朝阳| 延吉| 镇巴| 大荔| 锦州| 宾阳| 泸水| 禄丰| 天河| 乌鲁木齐牧试站| 灵台| 凤山| 尤溪| 徐家汇| 大连| 莱阳| 乌兰乌苏| 琼中| 兴国| 塔河| 康平| 稷山| 凌海| 保山| 福贡| 凤冈| 衡阳| 华阴| 吉首| 湘乡| 庆安| 太仓| 凤台| 镶黄旗| 迁西| 贵阳| 晋江| 凤冈| 海晏| 汝南| 大通| 瓦房店| 普兰| 赤峰| 南陵| 阳谷| 佛山| 信阳地区农试站| 新沂| 吐鲁番| 赤水| 淅川| 吉安| 固安| 铁干里克| 邵武| 永川| 沾益| 加格达奇| 河间| 景洪电站| 大安| 田阳| 魏山| 汝南| 石柱| 察隅| 龙泉驿| 呼中| 定陶| 民和| 常山| 宁德| 全州| 天津| 丰顺| 榆次| 建平| 抚州| 清涧| 松江| 星子| 东港| 宿迁| 潮州| 台北市| 丰南| 铁干里克| 丹棱| 吕梁| 米脂| 于田| 子洲| 铜川| 康平| 丹寨| 梓潼| 福海| 敖汉旗| 张家川| 纳雍| 金坛| 磐石| 新源| 滁州| 晋中| 福海| 西连岛| 十三间房气象站| 赤壁| 温岭| 赤水| 常山| 徽县| 哈巴河| 潼南| 平江| 庐江| 西丰| 汝南| 乌兰乌苏| 黔江| 礼县| 岳池| 朱日和| 浑源| 钟祥| 美姑| 泸县| 虎林| 方正| 江津| 贵定| 永兴| 赣州| 哈巴河| 广丰| 交城| 汤河口| 巴林左旗| 丰顺| 聂拉木| 沂水| 崇州| 阳朔| 海兴| 应县| 介休| 肃北| 八宿| 镇巴| 榆树| 云龙| 嘉善| 明光| 尼勒克| 渑池| 济南| 慈利| 中泉子| 满城| 南召| 息烽| 麻栗坡| 祥云| 瓦房店| 福鼎| 仁怀| 含山| 台州| 莒南| 杂多| 杭锦旗| 哈巴河| 信丰| 平原| 嵩明| 宁陕| 盐源| 曹县| 衡阳| 扎鲁特旗| 绍兴| 大方| 宜宾县| 南安| 平坝| 衡阳| 赣州| 磐安| 金湖| 临县| 集宁| 从江| 叶城| 伊克乌素| 元谋| 池州| 霍城| 宁都| 广平| 大冶| 于洪| 新巴尔虎左旗| 松江| 太原北郊| 德庆| 讷河| 澄迈| 灵石| 斋堂| 福贡| 瑞安| 华县| 景洪电站| 自贡| 临泽| 楚雄| 共和| 西昌| 旅顺| 遂昌| 温江| 环江| 同江| 井陉| 拐子湖| 寿宁| 康山| 新县| 海阳| 桦南| 马龙| 西平| 白山| 华安| 通辽| 桑植| 五营| 德州| 太和| 珠海| 土默特左旗| 永福| 任丘| 临县| 平定| 诺木洪| 宁乡| 东阳| 平阴| 突泉| 理县| 阳新| 沧州| 平塘| 侯马| 龙海| 永和| 长兴| 苍溪| 洋县| 天峻| 西充| 红原| 甘南| 宁河| 江门| 凭祥| 黄茅洲| 四子王旗| 大柴旦| 长丰| 定襄| 佛冈| 嵩县| 屯昌| 谷城| 峨山| 岚皋| 棠荫| 上海| 南宫| 伊宁| 建阳| 龙泉驿| 开鲁| 塞罕坎| 湟中| 瓜州| 额尔古纳| 平邑| 建昌| 合江| 民权| 肇源| 无锡| 罗平| 察隅| 来宾| 武邑| 舟山| 漳浦| 凤山| 盐山| 平顺| 石岛| 大荔| 淳化| 肃宁| 兰西| 方正| 铅山| 内乡| 集贤| 龙岩| 汉阴| 连山| 克拉玛依| 丰都| 宝鸡| 茶陵| 沧州| 乌兰| 济源| 三都| 中江| 兴仁| 雷山| 淮南| 南乐| 鄄城| 鄂托克前旗| 小灶火| 静乐| 都安| 淮阴| 赞皇| 泗阳| 丰台| 岐山| 当涂| 苍梧| 宝过图| 洪家| 永顺| 苍梧| 五大连池| 榆次| 尼勒克| 宝丰| 托勒| 佛坪| 武川| 隆回| 班玛| 呼中| 滨海| 大同| 江永| 察哈尔右翼前旗| 宁武| 屏南| 苏家屯| 静宁| 吉首| 华安| 奉化| 常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