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撩心少帥別太寵
        《撩心少帥別太寵》免費閱讀 司念封行戳小說免費試讀

        撩心少帥別太寵末喜

        主角:司念封行戳
        主角叫司念封行戳的小說叫做《撩心少帥別太寵》,是作者末喜所編寫的民國情緣類型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她是傳說中的神醫圣手,一朝穿越民國,成了司家最不受寵的長小姐,受盡繼母渣姐妹算計,慘遭陷害,未婚先孕,活活被打死。五年后,她帶著兒子強勢歸來,勢必要收拾那些牛鬼神蛇,讓他們懺悔,替原主報仇,養包子。只是這個兒子,為什么跟別人家的孩子不一樣。那個一直纏上來的封家二少帥?!八拘÷?,您能不能有點兒尊嚴?!彼灸钜荒樝訔?。司小慢委屈的倔著嘴:“阿媽啊,尊嚴在金錢面前一文不值?!薄芭?,給錢就喊爹地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5-14 11:32:2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司念臉色瞬間寡白。

        ----------------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是他。

        她當時情急之下,只是用帕子蓋了男人的臉,男人的模樣,她沒看清楚,一定是巧合。

        怎么會那么巧合,那個男人就是封行戳。

        是她多心了,小慢的爹爹,一定不會是封行戳。

        司念不停的安慰著自己。

        不管怎么樣,海城,她回來了。

        她一定要司家曾經那些陷害她的人,一個個不得好死。

        她要替身體的原主報仇,然后帶著小慢回外公那里,好好生活。

        她不知道這次回海城,是不是正確的選擇,可是那筆仇,如果不報。

        她心里一直不得安寧。

        三日后,火車到了海城,司念拉著小慢,一大一小兩個身影。

        海城相比明城,還是要繁華的多。

        畢竟是八省督軍封家住的地方,真不一般。

        司念和小慢出了車站,便有車子等在那里。

        司念和小慢坐上車,司機對著司念說道:“三小姐,您和小少爺回別館嗎?”

        “不用了,劉叔,我們回司家?!彼灸顚χ鴦⑹宸愿乐?,眼底閃過一絲算計。

        劉叔點了點頭:“是,三小姐?!?/p>

        車子一路開到司家,司念和小慢下了車。

        司念看著面前次長府,眼底滿是冷意,司政和楊雪芳,大概死都不會寫想到,她司念回來了。

        五年了,那些人應該會以為,她早就死在外面了。

        “阿媽,阿媽?!毙÷焓掷死灸畹囊路?。

        司念這才回過神,對著小慢說道:“小慢,我們回家?!?/p>

        “阿媽,這是我們家,我們的家不是在明城?”小慢看向司念問道。

        太公和小舅舅住的地方,才是小慢的家,這里不是。

        “小慢乖,這里當然不是我們家,可這里的房子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外婆的,我們要拿回來?!彼灸疃紫聛?,認真的和小慢說道。

        她不知道自己說的話,小慢會不會懂。

        但她要讓小慢知道,她們回海城的目的。

        小慢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小慢知道了,這是外婆的產業,被壞人占去了,我們要搶回來,對不對?”

        “答對了,我們要收拾壞人,拿回外婆的東西?!彼灸钚χ?,滿是溫柔的和小慢說道。

        這小子聰明,領悟夠快,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了。

        她要報仇,幫原主拿回原主阿媽的東西,當年司政只是個要飯的,因為窮,沒飯吃,跑去參軍。

        司政受了傷,被阿媽救了,不知道司政怎么騙到阿媽,阿媽死命要跟著司政。

        外公不想阿媽受委屈,出錢幫了司政,司政才從一個小小的兵做到司次長的位置。

        雖然官職不大,可是對司政來說,已經不容易了。

        為了司家人的生活,阿媽做生意,養活司政他們。

        結果司政和楊雪芳背信棄義,害死阿媽。

        楊雪芳和司月柔,又給原主用藥,害原主身敗名裂,被司政活活打死。

        她穿越過來,早就和原主融為一體,那些仇恨,根本壓不下去。

        她得讓那些人一個個,不得好死。

        小慢看著司念,雪亮的大眼睛,眨巴著:“這個容易,我們買幾個雷,埋在周圍,直接把這兒炸了,不就行了?!?/p>

        小慢一句話,差點兒沒把司念送走了。

        司念站穩,壓了壓心底的挫?。骸俺粜∽?,我們就不能用點兒腦子嘛,非得這么暴力嘛?!?/p>

        瞧瞧,這是個五歲孩子說的話嘛,動不動就炸為平地。

        她倒是想像小慢說的,直接把這里炸了。

        可那樣豈不是太便宜司政和楊雪芳了,她要一點一點扒了他們的皮,讓他們生不如死。

        小慢撇了撇嘴:“阿媽,小慢知道錯了?!?/p>

        司念說著話,揉了揉小慢的頭,帶著小慢一起,進了司家。

        兩人不過才走了幾步,一道聲音喊住司念:“你們是誰,司次長的家,也是隨便亂闖嗎?”

        司念看了過去,一穿著藍色洋裙,燙了新式卷發,約莫二十左右的女人,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拿眼皮子看人。

        眼前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司月柔,這張臉,司念做夢都不會忘記。

        她沒想到自己一回來,就遇上了司月柔,真是巧了。

        司念看著司月柔的時候,司月柔也在看著面前的女人。

        一身月牙白的旗袍,承托的整個人氣質非但,玲瓏剔透的五官,皮膚透亮。

        面前的女人雖然帶著孩子,可是因為一張臉顯小,反而像是十七八的姑娘。

        讓人忍不住多看兩眼,司月柔心里不由嫉妒了幾分,冷著臉:“你是誰?這里可是次長府,還不滾出去,要不然,我讓副官打你們出去了?!?/p>

        一旁的小慢指著司月柔喊道:“你這個壞女人,你讓誰滾出去,不要太囂張噢?!?/p>

        這個女人好討厭啊,兇神惡煞。

        司月柔沒想到被一個幾歲的小孩子給罵了,臉色氣的煞白,剛要說什么。

        司念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司月柔,眼底滿是嘲諷:“幾年不見,妹妹的架子擺的挺足啊,一個填房的女兒,都這么狂了?!?/p>

        “你是…”司月柔聽了司念的話,微微皺眉,忽的,猛然一震,“你是司念!”

        司月柔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自信的女人,和當初的司念完全不同。

        她印象中的司念,又丑又懦弱,哪里像眼前的女人,又好看又自信,骨子里的透著的自信。

        如果不是司念說,她還以為是哪家的世家小姐,尤其是穿著打扮,皆是上品。

        “是我,五年不見,你都不認識我了,可我一刻也沒有忘記你?!彼灸顗旱吐曇?,眼底滿是冷意。

        司月柔看著司念張口結舌,好半響,司月柔滿是冷意和憤怒的開口:“好你個不要臉的蕩婦,你居然敢回來,還帶著你的野種大張旗鼓的回來了,真是可以啊,你不怕丟臉,你不怕給司家丟臉嘛?!?/p>

        居然是司念,五年了,司念一直沒有消息。

        她以為司念早就死了,沒想到這個賤人沒死,反而帶著小野種一起回來了,簡直是不要臉。

        真是厲害了,她真是沒有想到。

        司念聽著司月柔的話,目光驟然一冷,司月柔罵她也就罷了,還敢罵小慢。

        司念瞧著司月柔,看的司月柔后脊背一陣兒發涼。

        小說《撩心少帥別太寵》 第003章 高調回司家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硕龙| 赣榆| 长寿| 山阳| 炉山| 阿里| 元江| 盐城| 天津| 平凉| 榆中| 新蔡| 珠海| 歙县| 惠州| 乌审召| 海口| 彭州| 内江| 嘉鱼| 吴起| 鹤庆| 巨野| 罗城| 泰兴| 邻水| 天祝| 温州| 澜沧| 彝良| 九龙| 兴平| 宁安| 巴林右旗| 盐山| 施甸| 兴义| 麻栗坡| 利津| 漾鼻| 灵璧| 霍城| 铜梁| 耀县| 陇西| 诏安| 巴彦诺尔贡| 安岳| 大安| 正宁| 费县| 饶河| 漾鼻| 南靖| 沽源| 石拐| 盘县| 海拉尔| 屯溪| 沁县| 鹰潭| 太原| 晴隆| 佛爷顶| 定襄| 沁城| 肥城| 千里岩| 丰台| 灵寿| 羊山| 昆明| 宜良| 红安| 石拐| 偃师| 阿拉山口| 牟平| 富源| 庆云| 伊川| 樟树| 德钦| 寿阳| 东平| 晋中| 闵行| 廊坊| 普洱| 枣阳| 霍林郭勒| 宁安| 通州| 东港| 江山| 攀枝花| 青浦| 都兰| 绥芬河| 密云| 新港| 汉寿| 黄骅| 柳州| 广安| 塔城| 南宁| 共和| 佛山| 唐海| 上高| 兴文| 黄石| 滁州| 林口| 英吉沙| 博兴| 周口| 腾冲| 平远| 宝兴| 田林| 盐边| 中卫| 江夏| 故城| 大方| 天门| 白银| 平武| 阜平| 沾化| 棠荫| 那坡| 汤原| 固阳| 伊克乌素| 沙雅| 柘城| 山阴| 永康| 玉门镇| 布拖| 资溪| 三河| 临泉| 密云上甸子| 扶沟| 松江| 平泉| 云霄| 龙门| 顺德| 石渠| 德保| 巴中| 开平| 孝感| 克拉玛依| 南岳| 北道区| 安化| 垦利| 宜宾农试站| 平邑| 漾鼻| 宁武| 淮阴| 靖州| 龙江| 安塞| 邓州| 大埔| 乡城| 宜章| 吉首| 乡城| 黎川| 诸暨| 浚县| 河曲| 东川| 宁陵| 萝北| 汝州| 荣昌| 安阳| 龙海| 沙雅| 宁陵| 长阳| 台北市| 云霄| 青田| 云梦| 林芝| 吐鲁番| 黎城| 孟村| 隆林| 集贤| 余干| 巴彦诺尔贡| 漳州|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湟中| 太原北郊| 仁怀| 延安| 洛隆| 兰溪| 潮阳| 徐家汇| 巴东| 屏南| 同心| 万荣| 平台| 溆浦| 临洮| 高邑| 上高| 定襄| 婺源| 宁晋| 文成| 宜君| 宁波| 永川| 元氏| 临潼| 南宫| 曲阜| 永济| 迁西| 白云鄂博| 临汾| 靖西| 厦门| 庆云| 蒙自| 修武| 呼中| 海门| 台儿庄| 白河| 金寨| 巴林左旗| 鹤城区| 高唐| 宜昌| 安化| 深圳| 斗门| 犍为| 长丰| 贵南| 滨州| 杭锦后旗| 拐子湖| 塔城| 德惠| 成都| 乌鲁木齐牧试站| 隆昌| 潞城| 小金| 铁力| 招远| 泉州| 三江| 天池| 辽阳县| 卓尼| 洛隆| 库米什| 沙县| 瓜州| 海洋岛| 长武| 云阳| 吴江| 错那| 湛江| 沭阳| 密云| 镇坪| 开封| 永丰| 万源| 漠河| 拐子湖| 五河| 厦门| 沁阳| 铁干里克| 隆德| 扶风| 吉兰太| 保定| 通河| 武山| 朱日和| 淄川| 上饶| 台北市| 嘉鱼| 平乐| 伽师| 安阳| 泉州| 习水| 三江| 大埔| 凤冈| 宣恩| 南陵| 日喀则| 通渭| 集宁| 德兴| 灵石| 宣汉| 富平| 双峰| 扶余| 久治| 永州| 凤山| 龙井| 那日图| 余姚| 樟树| 云霄| 高淳| 桓台| 石拐| 英德| 茂县| 高台| 阿拉善左旗| 岳普湖| 乌兰浩特| 庆安| 马鬃山| 怀安| 镇江| 石拐| 伊川| 竹山| 肇源| 肇州| 肇州| 那日图| 和田| 昌乐| 顺平| 云阳| 康山| 天峻| 宁安| 新干| 乌审旗| 田阳| 民乐| 平塘| 太仆寺旗| 新干| 新竹市| 格尔木| 雷山| 连山| 巩留| 甘谷| 东平| 和丰| 太原古交区| 马鞍山| 奉化| 昌邑| 鄂托克旗| 西畴| 皋兰| 巴彦| 武义| 四子王旗| 泸州| 扎鲁特旗| 农安| 屯留| 仪征| 英山| 嘉兴| 宿松| 淳安| 晋江| 甘德| 蓟县| 星子| 兴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