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長相守
        長相守花木槿原非白全本大結局閱讀

        長相守海飄雪

        主角:花木槿原非白
        主角叫花木槿原非白的小說叫《長相守》,它的作者是海飄雪寫的一本穿越重生類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我喝了一口那似酒非酒的孟婆湯,甘苦辛酸堿五味沉雜,一如我前一世的人生。.........那雙美艷的紫瞳看了我一眼,慵懶笑道:“來世路上太寂寞,我總得找個人侍候?!?.....深如幽潭的少年,目光炯炯地望著我:“既入了原家,也命中注定入了這濁世,我一向引四妹為知已,不知四妹以為如何?!?......他一襲白衣,望著波光粼粼的湖面,飄飄若仙地坐在輪椅上,輕輕道:“你不用謝我,既然今兒個我救了你,你須心中有數,這條......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5-14 11:32:4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我接過原武遞上的一盞“氣死風”,道了謝,慢慢往回走。邊走邊猜原非煙要香芹給宋明磊傳什么話??此膊怀泽@的樣子,想必這原小姐經常讓貼身丫頭給他傳話??!

        莫非是要學《西廂記》里崔鶯鶯私會張生不成?雖說宋明磊這樣文武雙全的優等生,原非煙看上他是一點也不奇怪的,可是他畢竟只是一個身無功名的家臣啊。

        我改明兒得問問錦繡,如果原非煙看上宋明磊,那碧瑩二女事一夫的甜蜜計劃,很有可能會變成原非煙和香芹霸占小韓信的噩夢了。

        想起苦命的碧瑩,我暗嘆一聲,選了條小道,加快腳步。

        天漸漸黑了起來,入了幽密的西林,濃霧忽地降了下來。我看不清方向,只能按照感覺摸索著。

        “氣死風”微弱的光芒在風中飄搖,忽明忽暗,如苦海中的小舟顛簸不已。

        忽地腳下一絆,我摔倒在地,雙手摸到一片濕潤,不小心踏進泥塘了嗎?我趕緊扶著燈籠,穩住了火芯子,往手上一看,悚然一驚,手上竟滿是鮮血。我打著燈籠一照,原來前面橫著一個身著西楓苑青色下人服、渾身是血的人,

        我大著膽子往他鼻前一探,沒氣了!

        我哆嗦著正想回去求救,卻聽到前方腳步聲傳來。我吹滅了“氣死風”,爬到大樹后。夜色中飄來兩個身影,一高一矮,其中一個打著火把,來到尸體邊。

        高個子看著地上的死人,對矮個子說:“中了我的九品斷腸紅,還能撐到這西林,不愧是幽冥教的人?!?/p>

        矮個子對高個子甚為恭敬,“大人果然神機妙算,難怪主公如此信任大人?!?/p>

        “廢話少說,查探如何?可找到東西了?”

        “玉北齋里里外外都搜遍了,沒有結果,至于那西楓苑……大人恕罪,那韓修竹布下的梅花七星陣著實了得,小人實在……無法潛入?!?/p>

        “沒用的東西,那上房的紫園呢?”

        “紫園的兄弟回話說也是一無所獲,除非紫棲山莊有暗閣。我本想將整個莊園翻個遍,但柳言生陪著夫人回來了?!?/p>

        “主公馬上就要起兵了,在那以前,一定要比幽冥教早一步找到《無淚經》。不然等大軍進了西安城,人多眼雜,就難辦了?!?/p>

        “是!請問大人,小人是否該按老規矩處置這廝?”

        “去吧?!?/p>

        樹后傳來奇怪的嘶嘶聲,伴著陣陣的惡臭。我偷偷瞄了一眼,那兩個人已經飛向夜空,瞬間消失了。哇,武打片!而那尸體正在起著某種化學反應。月光下,尸身混著血水嘶嘶地融化為白沫。我的雞皮疙瘩滿身爬!

        我看那尸體化得快差不多了,便軟著腳跑出來。我抖著手,弄亮了火折子,點燃“氣死風”,卻見那尸體原來的地方只剩白沫。

        月黑風高夜,一燈幽滅,一個柔弱的美少女(自我陶醉)獨自對著一灘尸水哆嗦得如同寒風中的枯葉。忽然,一絲呼吸毫無預兆地在我耳邊吹起,像是貞子在我身后似的,我更是膽破心驚。

        “你將他化尸了?”一個男子的聲音輕輕從背后傳來。

        我“啊”一聲,把“氣死風”丟在地上,跳了開去。瞥見一個頎長的身影,長發飄飄,白衣如雪,臉上戴著陶制的面具。那面具輪廓分明,沒有眼珠的五官如古希臘的雕像深邃冰冷,透著詭異。

        我驚駭得跌倒在地上,張嘴想說什么,半天沒發出聲音。這究竟是人是鬼?莫非是剛才那個死人的鬼魂?

        那個白影越飄越近,我好不容易找到我的聲音,“不、不、不,不是我做、做的,你、你、你,是、是、是誰?”

        白影忽地在我面前消失,正當我以為那只是受了嚴重驚嚇而產生的幻覺時,呼吸聲又在我的耳邊響起。

        “你是幽冥教的?錦官城那邊來的?抑或是南詔國派來的?”他的聲音冷若冰霜。

        “我、我,我不、不是奸、奸、細、細,什、什么油、油米餃?”我爬開一米遠,腳那個軟哪。

        “乖乖告訴我,你的主上是誰,《無淚經》在哪里,”他很輕很柔地說著,“不然我讓你求生不能,求生不得?!?/p>

        我提起勇氣,指著那白衣人,“你、你、你又是什么人?黑夜里穿一身孝服,戴個白面具,像吊死鬼似的,你、你、你以為你在拍電視劇嗎?”

        話一出口我相當后悔,而那個神秘的白衣人也是一陣奇怪的沉默。

        許久,他伸出了一直背負在后的雙手,他的手指很修長,我很不恰當地胡思亂想起來。那雙手啊,比那些做護手霜廣告的女明星的手都瑩潤柔美。莫非那面具下的是一個美貌的女子,故意發出男子的聲音來迷惑我?

        “你說話很有趣,只可惜這么有趣的人要離開這世間了?!背聊S久的白衣人終于開口了,沒有波瀾的聲音結束了我的春夢。

        身影一閃,我的胸口已受了一擊,鉆心疼痛。噢,這渾蛋居然打了我這一世剛發育完成的胸脯!渾蛋,很痛的。

        我口吐鮮血,他伸手握緊了我的咽喉,我呼吸越來越困難,就在我以為又要見到牛頭馬面之時,眼前忽然人影閃動,傳來一聲嬌喝:“快放手,你是何人?”

        而我完全陷入了黑暗。

        醒來時,陽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有些混亂地思索著身在何處,昨夜那恐怖的白面具出現在腦海,我一下子睜開了眼睛。

        “木槿,你還好吧!”一個十五歲的絕色少女站在窗前,她頭上梳著總角,插著兩支銀簪,紫瞳如奪目的紫水晶,熠熠生輝,她驚喜地走向我。

        我激動地跳了起來,“你這小丫頭,總算回來了?!彼幌伦油度胛业膽阎?。

        這正是我的雙胞胎妹妹,花錦繡。她揉著我的脖子扯得我生疼,我不由得輕叫出聲,她趕緊放開我。

        我讓錦繡為我取來銅鏡照傷口,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原來脖子一圈竟全紫了。想起昨日那白衣人的狠毒手段,害怕地直打冷戰。錦繡心疼地將化瘀膏輕輕抹揉在我脖子上,“昨兒你為何不叫宋明磊送你,一個姑娘家的大路不走,走那么偏的西林,你要死??!”

        “昨天是你救的我?”

        “那當然,你以為還有誰會為你去那可怕的西林?”她白了我一眼。

        我急道:“那你沒受傷吧?”

        她搖搖頭,“我和初畫一塊,那白衣人占不了什么便宜,那人到底是何人?”

        我把昨日的情境大致地說一遍,她聽得眉頭越蹙越緊。這時碧瑩端著熱騰騰的稀粥上來,我的口水泛濫。錦繡還在嘮叨著西林是禁地,我的膽子大得不要命什么的,我什么也沒聽進去,只是點頭如搗蒜,伸著手像狗兒似的向碧瑩討吃的。

        錦繡冷著臉,一把打掉我的手,對碧瑩綻開笑顏說:“三姐,讓我來喂這只饞蟲吧!”

        嘿,這丫頭越來越長幼不分了。是碧瑩對她笑著點頭,遞過粥去,我不樂意地嘟囔著:“喂,我的手好著呢,自個兒會喝?!?/p>

        “是啊,是啊,你好著呢,自個兒還會半夜去西林逛呢!”她吹涼了一勺粥,遞到我面前。

        小說《長相守》 第六章幽徑沖鳴鳥(1)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日喀则| 安吉| 峨边| 乌兰乌苏| 神木| 黄石| 通道| 鄂托克前旗| 霞浦| 奉节| 承德| 浩尔吐| 沁水| 蠡县| 勃利| 蓬安| 东平| 花溪| 五莲| 蒙城| 科尔沁左翼后旗| 梁平| 野牛沟| 忻城| 和林格尔| 伊宁| 韦州| 红柳河| 新泰| 阿拉善右旗| 汾阳| 宁武| 顺义| 万源| 康山| 辽中| 钟祥| 德钦| 狮泉河| 长乐| 宁蒗| 大宁| 马鬃山| 大悟| 河源| 花都| 双峰| 九江| 兴国| 盐亭| 毕节| 宁国| 西和| 一八五团| 大武口| 柳河| 固镇| 丰镇| 郧西| 九台| 乌鲁木齐牧试站| 六库| 阿尔山| 若羌| 达坂城| 紫阳| 伊吾| 莒县| 陵川| 科尔沁左翼后旗| 洋县| 岚皋| 名山| 鹤峰| 察哈尔右翼中旗| 百色| 红安| 富川| 元氏| 庐江| 丹巴| 大港| 柏乡| 黄陵| 平鲁| 苏尼特右旗| 赤峰| 尚志| 修文| 尖扎| 蒙阴| 白城| 邳州| 依安| 江孜| 宝兴| 夏县| 甘谷| 寿宁| 韶山| 顺德| 湄潭| 井冈山| 清流| 象山| 汝州| 黄骅| 通什| 双牌| 平定| 金川| 新源| 新晃| 陇县| 鹤峰| 开远| 蛟河| 五寨| 果洛| 苏州| 望江| 萧山| 民权| 海东| 汉中| 公馆| 嵊州| 乌鲁木齐| 户县| 呼玛| 尖扎| 鹤山| 珲春| 民丰| 瑞昌| 三江| 集宁| 太原| 禹州| 蕲春| 诺木洪| 东港| 镇沅| 安宁| 登封| 科尔沁右翼中旗| 惠阳| 新乡| 克东| 琼结| 罗平| 北塔山| 克拉玛依| 井研| 潼关| 吴县| 安陆| 周宁| 高淳| 厦门| 巩义| 和顺| 伊春| 九龙| 蕲春| 盘锦| 三明| 景县| 枝江| 鹤岗| 济宁| 沅江| 宁明| 塞罕坎| 南宁城区| 宝丰| 休宁| 会同| 南充| 长泰| 蓝山| 项城| 昔阳| 东丰| 浏阳| 两当| 施甸| 泰兴| 荔浦| 洛川| 得荣| 博克图| 北镇| 达坂城| 岫岩| 太原北郊| 五峰| 崇武| 襄樊| 金坛| 玛沁| 怀仁| 宁明| 浦口| 赵县| 南坪| 临淄| 泸州| 武强| 杞县| 乐山| 固阳| 灵石| 江夏| 扬州| 衡山| 通江| 秀屿港| 浩尔吐| 五道梁| 德兴| 海原| 高邑| 楚雄| 于田| 景洪| 波密| 廉江| 图里河| 新民| 米脂| 太湖| 道孚| 田东| 陈家镇| 临潭| 嘉兴| 巴里坤| 新干| 泗县| 文水| 介休| 米易| 江孜| 峨山| 苍山| 屯昌| 六合| 陇川| 胶州| 夷陵| 新余| 本溪| 偏关| 靖边| 海原| 贡嘎| 鲁山| 东平| 乌拉特中旗| 邵阳| 西华| 景县| 阳朔| 定海| 呼兰| 湟源| 呼玛| 耀县| 舒城| 南雄| 浑源| 东明| 鸡公山| 武川| 阿荣旗| 盐城| 修武| 轮台| 昔阳| 彭水| 贵定| 和布克赛尔| 邵东| 济宁| 麻栗坡| 肇庆| 清水河| 根河| 浦城| 广南| 杭锦后旗| 吴江| 临泉| 邵阳| 汨罗| 衡南| 鄱阳| 燕尾港| 麻江| 沛县| 耀县| 苍梧| 漳浦| 伊宁县| 隆尧| 新丰| 平泉| 江都| 高要| 孟村| 庆元| 犍为| 南海| 峨山| 延庆| 合川| 新港| 永顺| 石城| 鹿邑| 德州| 九台| 来安| 华县| 惠州| 且末| 株洲县| 淇县| 涠洲岛| 灌云| 建昌| 迁安| 郓城| 会宁| 诺木洪| 陆良| 汉源| 宣城| 秦安| 乐陵| 青岛| 清水河| 容城| 綦江| 仙居| 曹县| 渠县| 当雄| 靖安| 琼山| 延川| 永修| 金山| 曹妃甸| 泰顺| 十堰| 南陵| 嵊山| 巴楚| 泾阳| 玉山| 吉安县| 乐平| 卓尼| 章党| 临武| 改则| 巴马| 仪陇| 曲沃| 崇信| 龙陵| 五营| 东乌珠穆沁旗| 盐亭| 梅河口| 仪征| 舟山| 泾县| 吴县| 新泰| 大荔| 安宁| 乐清| 额济纳旗| 垫江| 南阳| 太仆寺旗| 鹤山| 峰峰| 来安| 盈江| 魏县| 郏县| 谷城| 孟津| 乌什| 隆化| 黔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