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因囚錯愛:偏執總裁求放過
        熱文小說《因囚錯愛:偏執總裁求放過》全文在線閱讀

        因囚錯愛:偏執總裁求放過流錦若云

        主角:林妮沈暉晨
        有很多書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因囚錯愛:偏執總裁求放過》的小說,這本小說是作者流錦若云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下面小編為大家帶來的是這本世間有你深愛無盡小說的免費閱讀章節內容,想要看這本小說的網友不要錯過哦。被綁架,被囚禁,被折磨……那個滿身戾氣權勢滔天的家伙是誰?為什么他口口聲聲和我相識?有多少恨就有多少愛,恨錯了人,卻愛對了人。...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5-14 13:47:3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沈暉晨你這樣是違法的你知道嗎!”

        林妮一陣拳打腳踢卻絲毫不起作用,沈暉晨像是沒有聽到一樣,不由分說將她抱了起來,扔到了早已準備好的房間的床上。

        “這里平時是我休息的地方,一切家具應有盡有,比你住的地方強出百倍,你有什么不樂意的?”

        沈暉晨雙手抱在胸前,眸中凌厲絲毫沒有商量的余地。

        “哼!就算你這里是金窩銀窩,我也不稀罕!”

        倔強的林妮死活都不同意,這算什么,把她關在他的辦公室里,不還是變相的囚禁嗎?別墅的折磨已經讓她受夠了,她可不想再來一次。

        “怎么,你是想拒絕?”

        話音剛落,沈暉晨俯下身子,慢慢逼近了林妮,林妮仿佛看到了嗜血而妖艷的吸血鬼,下一秒就會將她的血液吸干。

        林妮心中一顫,身體逐漸向后挪動著,沈暉晨的眼睛,讓她不敢直視。

        沈暉晨看到林妮還是一如既往的如此懼怕他,讓他心室中莫名升起了一股怒火,他咬了咬牙,騰然后退了一大步,倚靠在門口。

        “以后白天做我的秘書,晚上你就留在這里,哪里都不許去?!?/p>

        沈暉晨用命令的口吻說完,接著摁了一下旁邊的指紋開關,這道像墻一樣的門開始合攏。

        林妮眼看著門要關了,更慌了,她幾乎是從床上飛了下來,奔到門口想要趁著門的縫隙鉆出去。

        “站??!”

        沈暉晨哪能看不出林妮的心思,只這一聲,林妮邁出的步子就再也沒敢抬起來。

        林妮知道已經不會再有回旋的余地,干脆栽倒在巨大的軟床上,不再起身。

        看著自動門緩緩關閉,沈暉晨這才放心的離去。

        林妮隔著墻聽到了門關閉的聲音,她一個翻身,仰望著天花板,神色呆滯。緊接著,眼眶涌動著的汩汩淚水,順著眼角,滴滴分明的落在天鵝絨床單上,她咬著嘴唇,抑制不住的抽泣起來。

        橘紅色的燈光溫暖著她的臉頰,林妮埋在柔軟的床墊上,那些困乏夾雜著無力的情緒轟然擊潰了身心,不一會兒便沉沉的睡著了。

        如果暗夜的明星不再閃耀,那些破碎的心事,又如何重見光明。

        林妮醒來的時候并不知道外面的天是否已經亮了,她就像一只躲在地下室的老鼠,終日唯有看著鐘表的指針度日。

        八點了。想來沈暉晨該來了。

        林妮收拾整理好,才發現這里從衣柜,到廚房,果真如沈暉晨所說一應俱全,冰箱里塞滿了食物,就算在這里待上三個月都不成問題。

        既來之則安之,林妮突然有些看開了,她收起狼狽的姿態,準備美美的為自己做份早餐。

        就在林妮做好早餐正吃到一半的時候,前方的門倏然開啟,林妮抬頭望去,對上沈暉晨看過來的視線。

        林妮微微一怔,今日的沈暉晨,白色的襯衫上添了幾道刺繡的元素,嚴謹卻不刻板,倚靠在門框上,禁欲系的英倫風著實撩人。

        林妮吞了吞唾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飯菜太美味了。

        若不是知道他禽獸的真面目,旁人單單一看,還真以為這沈暉晨是斯文小生一般。

        想來,衣冠禽獸,說的莫不就是這種妖孽……

        “喲,看來你把自己照顧的很好啊?!?/p>

        看到林妮正吃著早餐,嘴角還沾著明晃晃的油光,沈暉晨輕松踱步而進,緊接著,便往那餐桌一望,原來是做了一道炸醬面。

        林妮咧著嘴干笑了一聲,職業生存法則告訴她,不能輕易得罪自己的的頂頭上司……

        “早啊,沈總?!?/p>

        “嗯……這個……我也要一碗?!?/p>

        沈暉晨只顧盯著那碗炸醬面,然后不動聲色的指著它,對林妮說道。

        “???我沒聽錯吧?”

        林妮眨了兩下眼睛,似乎有些不太敢確信。他沈暉晨是什么人,竟然要和她一起吃炸醬面?

        “啊什么???讓你去就趕快去!”

        “哦哦,好好好,我這就去?!?/p>

        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剛好她圍裙也還沒摘,鍋里還有一些沒用掉的醬料,再給他做一碗也足夠用了。

        林妮滿口答應著,跑去廚房忙活了起來。

        沈暉晨坐在餐桌上,一手托著腮,望著林妮在廚房忙碌的背影,一下子令他有些恍然,那些腦海里蔓延的絲絲縷縷道不明的情愫,混雜著他忘不了的那個人的記憶,在他的心里發酵,蒸騰。

        “好了,請慢用?!?/p>

        不一會兒,林妮就將一碗剛出鍋的炸醬面,呈到沈暉晨面前。

        “坐下,一起吃?!?/p>

        其實早在沈暉晨來之前,家中的管家就已經為他準備好早餐,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看到林妮獨自享用的那一刻,竟忍不住想一起吃的沖動。

        看著一反常態的沈暉晨,林妮雖然心生奇怪,也并沒有多說什么,只好默默地坐在對面,二人心照不宣的吃了起來。

        “想不到,你的手藝還不錯,和林伊……”

        沈暉晨喉結一動,再也沒有說下去。

        林妮赫然感到空氣中尷尬的氣氛,聽到林伊這個名字就讓她誠惶誠恐,生怕沈暉晨一個獸性大發,自己又要跟著倒霉。

        不過她也悄然注意到,其實他的內心,也有柔軟和脆弱的地方,那是不可以被觸碰的禁區,也是無法與人分享的痛處。

        “如果你覺得還不錯,以后也可以做給你吃啊?!?/p>

        林妮試圖緩和語氣,故意轉移了話題。

        沈暉晨聽罷抬起了頭望了林妮一眼,沉默不語,不悲不喜的姿態令林妮實在捉摸不透。

        “怎么,現在不怕我了?”

        沈暉晨冷著眸子,好像是故意不愿意給林妮好臉色看。

        “怕歸怕,可是飯還是要吃的嘛!”

        林妮不假思索的開口,沈暉晨聽罷滿臉黑線,怎么他就遇到這么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單純的傻子……

        喜怒無常又膽小怕事,果然和林伊,相差甚遠……

        想到這,沈暉晨突然沒了胃口,他放下筷子,不再理會林妮,大步流星而去。

        “喂!你別走啊,我能不能出去了???”

        林妮眼看著門要關了,頓時心有不甘。

        “今天沒你什么事,老實待著?!?/p>

        林妮瞬間像極了一個憋了氣的皮球,她癱在椅子上,噘著嘴極為不滿。

        “什么嘛,吃了人家的東西也不知道感恩,就知道耍這些下三濫的手段,無聊!”

        小說《因囚錯愛:偏執總裁求放過》 第十六章 再次囚禁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新余| 牡丹江| 山阴| 乾县| 稷山| 漠河| 惠来| 民和| 广州| 渭源| 奉节| 阿瓦提| 保靖| 峨山| 朱日和| 鄂尔多斯| 陆丰| 德昌| 隆安| 余庆| 竹山| 开封| 皋兰| 双峰| 邵阳县| 宁陕| 蒙自| 门源| 赣榆| 宁洱| 岚皋| 东阳| 硕龙| 双牌| 玛曲| 滦县| 来宾| 鹿寨| 监利| 长武| 昭通| 平凉| 马坡岭| 南木林| 九龙| 鸡泽| 永寿| 马关| 深圳| 重庆| 阳原| 龙川| 建水| 江津| 邵阳| 括苍山| 西吉| 普陀| 五台县豆村| 翁源| 佛坪| 三门峡| 乌斯太| 塔什库尔干| 景东| 通河| 东平| 隆化| 湟中| 伊宁县| 鹤岗| 井研| 芦山| 上杭| 浦口| 那曲| 盐边| 莫索湾| 长顺| 中心站| 商丘| 北辰| 盘山| 肃南| 南木林| 平阴| 江阴| 庆云| 海盐| 胡尔勒| 白城| 兴隆| 湖口| 贵德| 梧州| 河曲| 弋阳| 科尔沁左翼后旗| 遮浪| 灯塔| 榆次| 中牟| 连州| 乌拉特中旗| 开原| 灵山| 巴塘| 新洲| 红安| 瓜州| 普兰店| 丰宁| 灵璧| 微山| 黄泛区| 崇武| 承德县| 依安| 桓台| 卢龙| 丰润| 五营| 荣经| 铁力| 石棉| 合作| 兴仁堡| 黎平| 白云| 新绛| 黎平| 北安| 梁山| 温县| 永州| 乐东| 安塞| 清河| 芦山| 瓮安| 松溪| 旺苍| 乐清| 扶沟| 瓜州| 华县| 五指山| 南宫| 锦屏| 济宁| 施秉| 新竹市| 临潼| 赣榆| 呈贡| 徐闻| 五寨| 阿荣旗| 汉沽| 盐津| 竹溪| 兴县| 牡丹江| 文水| 苍梧| 卫辉| 洛浦| 宁远| 深泽| 大通| 海城| 九仙山| 阆中| 城固| 兰考| 项城| 郧西| 大关| 宜春| 天柱| 大通| 祁县| 八达岭| 武川| 龙岩| 广灵| 太仆寺旗| 辽中| 西宁| 钟祥| 德保| 岑溪| 唐海| 盖州| 察哈尔右翼后旗| 河南| 松江| 宁南| 青阳| 常山| 郯城| 马公| 太原| 永川| 孟津| 普宁| 聂拉木| 南郑| 应城| 包头| 安康| 石岛| 舞阳| 石炭井| 茶卡| 德清| 迭部| 晋洲| 北碚| 永春| 定襄| 克东| 德安| 东胜| 桑植| 铁岭| 格尔木| 建湖| 阿拉善左旗| 邢台| 邕宁| 拜城| 伊吾| 恩施| 新县| 舒城| 永春| 新邵| 徐州| 清丰| 拐子湖| 阳城| 蒙山| 哈密| 攀枝花| 合浦| 成县| 永顺| 绥中| 衡水| 凯里| 扶绥| 浦北| 崇明| 盖州| 马关| 修文| 大丰| 姜堰| 阿拉善左旗| 呼图壁| 杞县| 正定| 东川| 互助| 衡阳县| 墨竹贡卡| 大荔| 荆门| 绵竹| 铁干里克| 南坪| 渝北| 昌平| 白沙| 宜宾县| 秀山| 塔什库尔干| 西沙| 兰州| 涞水| 乐亭| 甘洛| 石炭井| 伽师| 康定| 杭锦旗| 宁洱| 丰镇| 夏津| 株洲县| 霍山| 塘头| 六盘水| 镶黄旗| 库车| 隰县| 江津| 大勐龙| 巴林左旗| 安新| 泸西| 浦口| 密山| 壤塘| 宁津| 云梦| 砚山| 建昌| 吉县| 潢川| 石棉| 红原| 巴中| 锡林浩特| 玉树| 沂南| 额济纳旗| 沾化| 汉沽| 温江| 安福| 镶黄旗| 信宜| 那曲| 鹤城区| 塔城| 内江| 彭水| 托克托| 方城| 邵东| 桃源| 花溪| 绥阳| 嘉善| 泉州| 察布查尔| 淮安| 天山大西沟| 金坛| 华阴| 涿鹿| 靖州| 平原| 东乡| 梧州| 五寨| 新郑| 晴隆| 彰武| 额济纳旗| 九华山| 大佘太| 民丰| 桐乡| 上虞| 金溪| 普陀| 泾川| 肥城| 平谷| 莆田| 伊宁县| 武邑| 威远| 莎车| 吴川| 邹平| 东阳| 昌宁| 阳原| 肥城| 徐州农试站| 辉南| 宽城| 胡尔勒| 六盘山| 宣恩| 宁陵| 南木林| 天池| 滦南| 桦川| 永定| 图里河| 南沙岛| 广宁| 蓬莱| 余江| 太原南郊| 石林| 头道湖| 上高| 崇庆| 毕节| 虞城| 梁山| 本溪县| 富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