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門前花多
        完整版小說《門前花多》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門前花多白鷺成雙

        主角:沈美景宋涼臣
        主角是沈美景宋涼臣的書名叫《門前花多》,它的作者是白鷺成雙創作的古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沈美景這一生都特別倒霉。嫁了個男人吧,沒洞房就死了。守個寡吧,全家上下都想著算計她。她聰明的婆婆將她許給了年過半百遠在封地的宗親燕王,沈美景沒反抗。嫁,為什么不嫁?只要能讓自己過得舒坦,貞節是什么?別人的眼光又怎么了?可是大婚之日,好像出了點岔子,躺在她身邊的人,怎么這么年輕吶?她只想過好日子,可沒想用這二嫁的身子釣個世子爺??!···宋涼臣這一生都特別幸運。出生王侯,身邊美女如云,更是與初戀情人訂下姻親,父親疼他姨娘寵他。眼看著就要將心上人迎進門來了,宋涼臣覺得此生無憾。然而,一覺醒來,身邊的人為什么看著不太熟悉???為什么他的初戀情人,會成了自己的繼母?為什么這個寡婦,會成了自己的世子妃?不不不,不行,他得休了她!挽回這一切!...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5-14 14:02:1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第1章交錯的姻緣

        沈美景做了一個夢。

        她夢見滿屋子的紅綢高掛,龍鳳燭柔光盈盈??±蔁o雙的男人走過來,溫柔地抱著她滾進了鴛鴦被。

        這人當真是溫柔啊,環著她,像是環著什么稀世珍寶一樣,小心翼翼地怕摔碎了,還輕輕替她褪去了繡鞋。

        “十年樓前江心月,今朝方可入懷中?!?/p>

        這人突然念了一句詩,沈美景聽不懂是什么意思,然而順著他的力道,身上衣衫盡褪,臉也忍不住紅了起來。

        燭火熄滅,蓋頭被人掀開。

        “你是誰?”恍惚間,她問了這么一句。

        男人低低一笑:“傻瓜,我是你相公?!?/p>

        相公?沈美景愣了愣。她的相公,已經死了半年了啊……

        身上人的湊了過來,低頭深深吻著她,帶著濃濃的鼻音問:“在我身邊,你還想著誰呢?嗯?”

        身子一緊,她連忙低聲道:“沒……”

        這人像是喝醉了,壓根不聽她在說什么,只是逐漸加深了吻。

        突然沈美景疼得喊出了聲。對方更加溫柔地吻她的下巴臉頰,又輕柔地吻著她,小聲又溫柔地道:

        “我愛你?!?/p>

        多動聽的三個字??!

        耳根一酸,沈美景的臉紅得都跟被子一個顏色了。

        這人,從地下爬上來就不得了了?敢這么欺負她?

        骨子里不服輸的勁兒冒了上來,沈美景抿唇,忍著身子的不適,找準機會,一個翻身就將身上的人壓住了。一雙美目看著黑暗里的人。

        男人有些不可置信,卻是很快配合的閉上了眼。

        竟然這么大膽的?宋涼臣彎了唇,他的世子妃可真是好領悟力。

        不過……倒是叫他再次起了興致。

        宋涼臣想忍,終于還是沒忍住,翻身壓著她,呵著酒氣道:“你完蛋了!”

        沈美景正想說你才完蛋了呢,沒想到就迎來了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掠奪。男人的力量畢竟是壓倒性的,從此沈美景都再也沒能翻身。

        洞房花燭夜,聽墻角的兩個婆子聽著里頭的動靜,笑歪了嘴。一個轉身就準備去報信,另一個伸手拉住她:“你傻???跑去哪里?今天咱們燕王不是也成親么?你還能為了賞錢去打擾王爺的洞房花燭?”

        “對哦,我差點忘記了,瞧我這腦子!”想跑的婆子站住腳,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今兒不止世子爺成親,咱們王爺也成親呢。嗨,都趕著今天這日子,據說是今年最好的黃道吉日了?!?/p>

        “可不是么?這父子同婚,雙喜臨門……雖然聽聞咱們王爺娶的是個寡婦,但是據說,那寡婦長得是傾國傾城,又是許家的干女兒,娶回來照顧王爺也算是可行?!?/p>

        說是這么說,兩個婆子提起寡婦兩個字,臉上還是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寡婦二嫁,是要被人吐口水的,也就是嫁的人好,她們不敢多嘴而已。要是在民間,肯定要被人丟石頭打死!這新王妃算是幸運。

        只是以后大概也就能呆在王府照顧照顧王爺,怕是不敢輕易露面的才對!

        而這邊的世子妃才是正經的飛上枝頭,跟世子青梅竹馬這么多年,總算修成正果。她那做王府看門人的爹,也怕是該升遷了吧!

        議論了一陣子,兩個婆子就走回各自的住處休息了。

        婚房里依舊是溫柔旖旎,沈美景昏昏沉沉間睜了睜眼,外頭已經是晨光熹微。身上的人吻了吻她的額頭,終于在她旁邊沉沉睡去了。

        這個夢好美,要是一直不會醒就好了。沈美景進入夢鄉的時候還在想,有相公的感覺真好,雖然她的相公兇猛得跟獅子一樣,差點吃了她不吐骨頭。但是只要他在,她就不會被許家人唾罵,不會被所有人看不起,她的弟弟也不用再跟著她受苦了吧……

        可惜,夢之所以為夢,是因為總有一天會醒的。

        她是被人一個耳光打醒的。

        “你這賤婦!”有人叫了一聲,這尖銳的嗓音像極了指甲劃在地板上的聲音,嚇得沈美景立馬睜開了眼。

        有人抓著她的頭發將她從床上扯下來,反手又是一耳光:“你好毒的心腸,為了勾引世子,已經不要臉到這個地步了嗎!”

        疼……沈美景皺眉,裹緊身上的被子,伸手扯回自己的頭發,抬頭睜眼,終于看清了面前的人。

        一個衣衫不是很整齊的女人,白著臉,臉上尤帶淚痕,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樣,看著都叫人心疼。沈美景揉揉眼,轉頭看看身后高高的雕花大床,都不相信自己是被這么個看起來小小的女人給拽下來的。

        “你是誰?”

        小家碧玉瞪大了眼:“你還敢問我是誰……”

        迎面看見沈美景的臉,江心月的心顫了顫,下頭的話都接不上來了。

        好美的女人,柳眉皓齒,長發垂地,唇上沒有朱丹,卻是自然艷紅。眼眸大而明亮,眼下還有一顆淺淺的淚痣,像一幅濃墨重彩的畫,一眼就足以讓人驚艷。

        竟然是這樣的人,與世子陰差陽錯成親了?

        江心月輕輕吸了口氣,眼睛都紅了,往屋子里四處看了看,轉身就去將龍鳳燭的燭臺拿來,抹了燭淚,瞇眼看著她道:“你這二嫁的寡婦還妄想做世子妃,定然是這張狐媚子的臉讓你起了邪念,不如毀了罷!”

        講不講道理的?沈美景正想跟她理論,后頭站著的丫鬟就上來,一左一右兩個人將她按在地上按得死緊。

        那燭臺直直地就朝她臉刺了下來,一點停頓都沒有。沈美景奮力往旁邊側了側,燭臺就從她左臉上淺淺劃過,**辣地疼。

        瞪大眼睛,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女人瘋了吧?她就在自己房間睡個覺而已,竟然毀她的容?!

        瞧著一道疤痕還不是很深,江心月抬手就要來第二下!

        第一下是她沒反應過來,第二下還呆著叫她劃臉,當她是年糕捏的???沈美景冷哼一聲,腿一個直后踢就將壓在她背上的兩個丫鬟踢開,往旁邊一個翻滾,站起來就推了江心月一把。

        “你有病沒病???有病我有藥!沒病你給我解釋解釋,大早上來我房間,傷我的臉是什么意思?”

        臉上疼得要命,都不敢伸手碰。雖然她不是特別在意容貌,但是這好端端地上來傷她,怎么忍得下這口氣?

        沈美景怒目看著她!

        然而,沒想到這一推,江心月倒跟個年糕捏的似的,啪地一聲就往后倒在了地上,聽聲音摔得還挺結實,疼得那小臉更白了。

        “王妃!”兩個丫鬟大驚,連忙上去扶她。

        王妃?什么東西?沈美景皺眉,許家勢力又擴張了?連王妃大清早都沒事出現在后院柴房?

        轉頭看了看四周,沈美景愣了愣。

        這地方可真華麗,錦繡玉器,珠簾紅木的,什么都有,一看就不是她平時呆的那小柴房。

        拍拍腦袋,沈美景想起來了,許家精打細算的老太太覺得養著她費糧食,于是把她拾掇拾掇,整成了許家的干女兒,許給了據說是年過半百的燕王殿下。

        她這許家的寡婦,在許家做了半年的粗活,終于能出來了。其實她挺樂意的,比起在許家受苦受難,嫁個半百的老頭子怎么了?至少還是個有封地的王爺呢!她沒一點不樂意,真的。畢竟人都是要往前看的,她還有個弟弟呢,不可能給許家當一輩子的下人。

        然而許老太太不這么想,生怕她半路跑了似的,特意給她下了**,一路從京城運到這燕地,估計半路沒少加藥,害得她現在腦子不清醒,還把人家王妃給推了。

        平心靜氣下來,沈美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抿唇看著倒地不起的女子道:“不好意思,你給我說清楚情況我就不推你了,做什么一上來傷我?”

        江心月咬牙看著她,正想還嘴呢,身子一僵,接著就兩眼翻白,暈了過去。

        摔了半天了現在才暈?沈美景挑眉,正覺得奇怪呢,外頭風風火火沖進來一個人,看見地上暈著的小白菜,怒喝一聲:“怎么回事?!”

        扶著小白菜的兩個丫鬟立刻告狀:“世子爺,這女人不但將新娘子調換,使得這婚事錯了位,還推得我家主子摔暈了過去!”

        沈美景茫然,抬眼就對上了一張十分好看的臉。

        “你推了心月?”

        宋涼臣火氣十足,幾乎是立刻想將眼前的人給掐死了。

        然而定睛一看,他也有點傻了。

        兩個人就一起傻站著看著對面。

        沈美景傻了是因為覺得這人長得好看就算了,聲音咋還這么熟悉?就是更清醒了一些……

        而宋涼臣則是看著她臉上長長的傷口,半天之后皺眉道:“怎么這么丑?”

        沈美景嘴角抽了抽。

        活了十七年,這還是頭一回有人說她丑。

        小說《門前花多》 第1章 交錯的姻緣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临潼| 台中| 朝城| 吉木萨尔| 新竹市| 元谋| 黄茅洲| 郏县| 长岭| 郏县| 武清| 曲周| 都昌| 新宁| 蕉岭| 从江| 浠水| 邕宁| 崇仁| 托里| 松原| 黄梅| 吐尔尕特| 成武| 马龙| 临汾| 郎溪| 徐家汇| 霸州| 晋江| 大田| 怀远| 勐海| 丰镇| 依兰| 义乌| 彭州| 临沧| 盐亭| 正安| 江阴| 莱州| 伊和郭勒| 贵溪| 邕宁| 黄梅| 烟筒山| 佛坪| 东安| 宾县| 江西沟| 穆棱| 东兰| 黑山头| 海盐| 那坡| 含山| 麦积| 平阳| 宜君| 榆林| 永昌| 天长| 沙湾| 泗洪| 咸丰| 峨眉山| 南溪| 宁安| 嘉黎| 崇庆| 兴宁| 乌鞘岭| 德兴| 台南| 连平| 桐城| 麻黄山| 荔浦| 淮南| 硕龙| 济阳| 绵阳| 通化县| 海拉尔| 和龙| 安阳| 锦屏| 元谋| 高州| 岑巩| 隆昌| 邓州| 赵县| 仪陇| 石楼| 雷州| 汶上| 合川| 谷城| 兴国| 巴中| 乐亭| 鄢陵| 平坝| 农安| 宿松| 睢阳区| 宣汉| 嘉鱼| 庐江| 紫阳| 合肥| 峨边| 乌恰| 吴县| 永泰| 麻江| 诏安| 烟筒山| 南川| 石棉| 晋洲| 定远| 东乌珠穆沁旗| 南宫| 揭西| 射阳| 灵寿| 阜阳| 祁县| 邕宁| 精河| 阿坝| 乌拉盖| 铁岭| 高密| 波阳| 炉山| 丰台| 沁城| 白日乌拉| 海北| 侯马| 东吉屿| 洛隆| 东兴| 汝南| 泸水| 郧县| 天峨| 和顺| 福海| 钟祥| 宜章| 宣汉| 龙泉驿| 东乡| 宿松| 灵台| 邹城| 铜梁| 松溪| 广水| 文成| 泰州| 莒南| 朝阳| 福安| 房山| 朝克乌拉| 宜都| 繁峙| 万盛| 五常| 大武口| 石家庄| 汤阴| 杂多| 镇源| 定州| 临汾| 茌平| 蓟县| 武安| 临洮| 安陆| 蒙阴| 太平| 通榆| 正兰旗| 定远| 易门| 奈曼旗| 宽甸| 蕉岭| 连山| 新安| 永仁| 文水| 平阳| 朝克乌拉| 石林| 阿拉善左旗| 野牛沟| 蔡甸| 青龙山| 崇义| 石拐| 公安| 大方| 羊山| 平利| 顺德| 文水| 饶平| 虞城| 盐亭| 额济纳旗| 启东| 枞阳| 温州| 宜州| 资溪| 华容| 杞县| 荔波| 邵阳| 息县| 和丰| 大厂| 铁卜加| 淅川| 东丰| 乌拉特后旗| 宁安| 苍南| 石阡| 巫溪| 洛隆| 应城| 铁干里克| 平南| 大庆| 博白| 建瓯| 襄樊| 惠州| 肇州| 泰山| 远安| 潞西| 永寿| 双牌| 奉节| 江华| 新河| 夏邑| 天等| 五营| 乌审召| 花垣| 龙海| 湄潭| 中宁| 宝山| 慈溪| 同江| 嘉善| 临城| 南县| 科尔沁左翼中旗| 天台| 保德| 准格尔旗| 铁力| 南皮| 凤县| 久治| 红安| 高台| 拜城| 侯马| 昔阳| 肇源| 水城| 汝州| 吐鲁番| 吴县| 镇赉| 马鞍山| 大通| 松桃| 葫芦岛| 上高| 宾阳| 澳门| 岳阳| 铁岭| 理县| 富顺| 洛宁| 昭平| 应县| 拉萨| 安平| 永定| 楚雄| 金塔| 金昌| 海东| 新和| 承德| 米易| 中心站| 两当| 囊谦| 澜沧| 榆社| 淮阳| 南坪| 于洪| 济宁| 薛城| 南华| 白沙| 汤原| 南丹| 六库| 萧县| 丹凤| 翁牛特旗| 正定| 海拉尔| 北京| 砚山| 邹平| 京山| 陆良| 任丘| 仁寿| 长治| 甘谷| 南沙岛| 瑞金| 中宁| 果洛| 樟树| 平遥| 华阴| 榆社| 北川| 鄂温克旗| 清流| 小二沟| 集贤| 西乌珠穆沁旗| 安泽| 吴起| 大兴安岭| 浦北| 北道区| 莒县| 新竹县| 达州| 张家口| 新源| 长春| 普兰| 舟曲| 罗平| 大方| 都昌| 界首| 儋州| 晴隆| 延川| 汝阳| 萧县| 陈巴尔虎旗| 平南| 华阴| 平潭海峡大桥| 昌吉| 泰兴| 通辽钱家店| 山阴| 察哈尔右翼后旗| 库尔勒| 枣庄| 贡山| 东海| 扶绥| 延川| 三门| 南雄| 马祖| 恩施| 五原| 西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