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情到深處無從醫
        情到深處無從醫花白季子辰目錄 情到深處無從醫小說閱讀

        情到深處無從醫影子

        主角:花白季子辰
        主角叫花白季子辰的書名叫《情到深處無從醫》,本小說的作者是影子寫的一本短篇虐戀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花白如同做夢一樣和自己深愛了六年的男人結婚,卻在婚禮結束的瞬間,被他冷冷的吼道:“滾出這個別墅!你根本不配住進這里!”而她最信任的閨蜜,挺著肚子出現,冷笑道:“我才是這個家真正的女主人!”...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0-05-14 14:12:28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叮鈴鈴……”

        一陣電話**響起,頓時驚擾了沉浸在悲痛中的花白。

        “花小姐嗎?您的父親病情突然加重,現在我們還在排查病因,請您盡快過來一趟……”

        電話那頭醫生急促的聲音,讓花白渾身的血液瞬間凝固,如同掉入冰窟窿!

        父親所在的重病房就在醫院頂層,花白瘋了一樣的沖出病房,來到了頂層。

        “醫生,我父親怎么樣?”她沖到一聲面前,緊緊的抓著醫生的雙手!

        “結果還沒出來,但我們的推測是腦內的腫瘤已經壓迫到了神經,一定要盡快動手術了,不然神經壞死,他一輩子都是植物人了!”

        醫生推了推眼鏡,嚴肅的說道:“手術費用三百萬,請你盡快做決定!”

        說完,醫生重新沖回病房去給花白的父親吊針抽血……

        看著病房里奄奄一息的父親,花白的心臟絞痛了起來。

        三百萬。

        她必須要籌到這筆手術費!

        花白沖回了季家別墅,瘋了一樣的拍著門!

        “季子辰,你給我開門,開門??!”

        她拍的掌心通紅,喊的喉嚨嘶啞,別墅的大門這才被緩緩打開。

        但是出現在她面前的并不是季子辰,而是一臉狠毒的安雯。

        “季子辰跟你說過的話,你不記得了嗎?你根本沒資格住進這個別墅!你過來做什么?”安雯冷冷的問著,眼中卻閃過一絲狠辣。

        花白突然過來,肯定是因為父親的事……看來,她專門托人從國外帶回來的藥,還真是挺有用的……

        安雯知道,花白就是死,也會護著這個孩子!

        但如果用她父親當做籌碼,說不定這個女人會乖乖的自己打掉這個孩子了……

        這就是安雯全部的計劃!

        “安雯,我求你,我求你了!”花白撲通一聲跪在了安雯面前,乞求道:“花氏集團的股份全給你,我不要了,我也不會起訴,不打官司!只求你能給我父親的醫療費!他現在需要三百萬的手術費,我求你了!”

        看著曾經高高在上的花白就這樣跪倒在自己面前,安雯心里痛快到了極點!

        “三百萬,我可以給你。但是我想要的可不只是花氏集團的股份……”安雯嘴角的冷笑更濃了幾分,說道:“我想要坐上季太太這個位置,你能給嗎?”

        花白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

        她清楚,自己這個季太太的名頭,空有其實。

        但……就算只是一個名頭,她也視若珍寶啊……

        安雯已經奪走了季子辰所有的愛意,現在,連這個名頭也要搶去嗎……

        “好,我給你!”花白咬著牙,顫抖著說道:“只要你救我父親,我立刻和季子辰提離婚!”

        她已經一無所有了,不能再失去父親了!

        “既然你已經有了離婚的覺悟,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也沒必要留著了吧?”安雯輕飄飄的丟出一個藥瓶,眼中閃過一絲興奮,“把這藥喝了,孩子沒了,我就給你錢!”

        看著被丟到自己腳邊的藥瓶,花白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小說《情到深處無從醫》 第6章 把藥喝了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平江| 草河口| 金佛山| 集安| 象州| 眉县| 老河口| 榆林| 乌斯太| 黎川| 宜昌| 重庆| 天池| 郧县| 桑植| 邵阳县| 昭平| 天等| 万荣| 羊山| 天柱| 绥阳| 金堂| 玛沁| 松江| 瑞昌| 晋城| 来宾| 乡宁| 景德镇| 天池| 麟游| 郎溪| 东港| 沽源| 陵县| 那日图| 巴彦诺尔贡| 海丰| 百色| 潢川| 郓城| 大兴| 营山| 囊谦| 瑞金| 绥棱| 海东| 彝良| 忻州| 西吉| 汉寿| 泾阳| 拜城| 灵武| 武都| 光山| 阿木尔| 三水| 绿春| 清流| 民和| 印江| 裕民| 永仁| 察隅| 全南| 绥芬河| 怒江| 斋堂| 东丽| 涞源| 盘山| 长岭| 东方| 藤县| 玛纳斯| 鄂托克前旗| 讷河| 民权| 凤县| 成县| 金堂| 阳高| 和布克赛尔| 化隆| 浦城| 美姑| 乌兰浩特| 浠水| 含山| 庆城| 沂源| 巴彦| 米易| 固安| 岳池| 石楼| 普兰店| 义县| 洪洞| 高陵| 民乐| 宁县| 滕州| 西平| 从江| 广宁| 畹町镇| 黄平旧洲| 东兰| 霍山| 错那| 新平| 汝城| 巴楚| 政和| 嘉荫| 临潼| 朝城| 肃北| 银川| 乐都| 方城| 礼县| 天峻| 镇巴| 隆子| 鄂尔多斯| 庆安| 祁门| 库尔勒| 新县| 卓资| 富阳| 建平| 隆子| 济源| 陵水| 湄潭| 绥阳| 平坝| 汨罗| 长阳| 姚安| 嘉兴| 昌邑| 武清| 普陀| 舒城| 行唐| 韶山| 襄阳| 邢台县浆水| 黄山站| 昌平| 长治| 诸城| 珙县| 柏乡| 故城| 海安| 东平| 杭锦旗| 贵阳| 深圳| 千阳| 会东| 叶城| 勉县| 畹町镇| 重庆| 黟县| 沾益| 阿巴嘎旗| 盘县| 八达岭| 宝兴| 德惠| 梨树| 北票| 兴城| 扎鲁特旗| 徐州农试站| 花垣| 漳平| 赤壁| 多伦| 建宁| 托克托| 清涧| 金寨| 鄂温克旗| 厦门| 鄂托克旗| 溧水| 吉水| 涟源| 大余| 雅安| 弋阳| 安阳| 括苍山| 永平| 永州| 囊谦| 长海| 罗源| 锡林浩特| 会泽| 聊城| 全椒| 凉山| 库车| 枣阳| 盘县| 凭祥| 壤塘| 九龙| 东乡| 沾益| 阜阳| 织金| 社旗| 宁城| 弥勒| 永新| 任县| 道县| 吉县| 芜湖县| 浠水| 大勐龙| 福清| 东港| 鄂尔多斯| 安庆| 乐山| 宜宾县| 城固| 唐县| 烟筒山| 林州| 遂平| 新城子| 泊头| 丰台| 荆门| 涉县| 沛县| 壤塘| 苏尼特右旗| 乌拉特中旗| 汪清| 兰州| 太康| 琼中| 承德| 乌拉特后旗| 德格| 慈利| 确山| 韦州| 临城| 平武| 环县| 大兴| 平阳| 周至| 祁东| 伽师| 新余| 博克图| 贵港| 阿荣旗| 巴塘| 房山| 魏山| 荔浦| 芦山| 井研| 资兴| 诺木洪| 安陆| 东光| 云阳| 太和| 大连| 襄樊| 开鲁| 榕江| 文安| 甘谷| 东山| 青川| 晋中| 天池| 米脂| 曲麻莱| 慈溪| 尼勒克| 桐乡| 托勒| 五道梁| 霍城| 鄂尔多斯| 潮州| 道真| 陈巴尔虎旗| 宝过图| 沅陵| 奈曼旗| 天长| 大兴| 右玉| 大荔| 延安| 蠡县| 尖扎| 长武| 雅布赖| 明溪| 门源| 察哈尔右翼前旗| 浦城| 乌鲁木齐牧试站| 辰溪| 郓城| 沅陵| 任丘| 仪征| 安乡| 芦山| 金山| 侯马| 惠农| 鸡东| 呼玛| 重庆| 仁和| 井研| 滨海| 互助| 科尔沁左翼后旗| 杞县| 八里罕| 行唐| 沅江| 乌审旗| 南雄| 河津| 句容| 砚山| 民乐| 黄石| 东安| 江油| 龙泉驿| 青县| 武城| 义县| 佛冈| 嘉禾| 博爱| 乌拉特后旗| 海阳| 虎林| 宝丰| 台北市| 右玉| 含山| 顺义| 平乡| 八宿| 云龙| 汤河口| 宁武| 酒泉| 永登| 清水| 登封| 沁源| 达拉特旗| 曲周| 铜锣湾| 理县| 宾川| 和田| 合江| 奇台| 马尔康| 湟中| 澄海| 松原| 布尔津| 德格| 凤庆| 洱源| 古蔺| 溆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