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大理寺卿的寵妻日常
        《大理寺卿的寵妻日?!沸≌f免費閱讀 顧九秦崢小說大結局免費試讀

        大理寺卿的寵妻日常蘇行歌

        主角:顧九秦崢
        主角叫顧九秦崢的小說是《大理寺卿的寵妻日?!?,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蘇行歌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全京城的人都以為顧九會是秦崢的心頭刺,直到見證了世子爺是如何寵妻無度,才發現,哪有什么心頭刺,那分明是他的掌中嬌。重生之后,顧九發誓要護至親忠仆,收拾蛀蟲齷齪,以及,跟夫君和離。前兩條她都如愿以償,唯有第三條——秦崢:風太大,你且再說一遍。顧九看著他手指寸寸拂過兵刃,十分沒出息的改口:我方才說,今晚月色真好。成親之初:秦崢:和離,本世子求之不得。一年之后:秦崢:真香。...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5-14 14:32:2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第6章

        翠綠的竹盒橫在二人之間,雖遮擋不住秦崢的視線,卻也叫顧九心里舒服了一些。

        她借著桌子的掩藏,松開了緊握的拳頭,緩慢的放松著呼吸。

        不想下一刻,便聽得秦崢開口道:“大理寺出了一樁命案,涉及朝中大臣,我夜里均宿在那?!?/p>

        聞言,顧九微微一頓,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

        他跟自己解釋什么?

        不過這話她并未問出來,只是道:“原來如此,世子爺辛苦了?!?/p>

        她還有些陷在情緒里,心中只胡亂想著今生遠離秦崢,更不能讓家里人再重蹈覆轍,因此并未理解秦崢話中的深意。

        而秦崢則是睨了她一眼,見她眼圈微紅的模樣,索性又道:“既訂了協議,便當遵守君子之諾。外人面前,我盡力而為。這次,是我疏忽了?!?/p>

        憑心而論,對這小姑娘死纏爛打嫁過來的行為,秦崢十分不喜。但再不喜,他至多只是忽視她便是,并不會刻意為難。

        自然,若旁人為難,他也不會出手就是了。

        只是這小姑娘似乎是個哭包,大抵是因著這兩日他不在,所以覺得在外人面前被落了面子,因此不過說一句話,就賭氣哭了?

        這次是他的不事,秦崢自覺應當解釋一番。

        誰知他這話一出口,顧九的眸子瞪大越發大了,她似乎不太能理解秦崢會對自己說這話,因此好一會兒才吶吶道:“那便多謝世子爺抬舉了?!?/p>

        這人,是在跟自己解釋去向?

        顧九自認二人沒到這個份兒上,前世里他尚且不會如此,今生更不應當有這個舉措。

        不過略微一想,便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以這人是覺得,自己方才哭是覺得委屈么?

        也對,新婚第二日他便不在家,作為一個新嫁娘,又是一個小姑娘,難免會有些委屈。在他眼里,像自己這樣死纏爛打嫁過來的女子,約摸著是更在外人面前撐面子。之所以會在他面前哭,大抵是覺得自己丟人受了委屈。

        顧九一時有些五味雜陳,前世里的時候,她的確因此失落委屈了好久,但是今生她既打定主意,便不會因為這事兒而難受。

        但聽到秦崢這話的之后,難免還是有些失神,因此回答的時候便帶著幾分敷衍。

        秦崢倒是不以為意。

        他自認自己解釋到了,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

        他平生薄情寡淡,但最重諾言,雖說定下了一年后和離,但這一年內的夫妻關系,他該做的都做好。

        狹小的馬車內一時無言,然而男人身上的佛香裊裊,卻讓顧九有些心神悸動。

        說來也奇怪,這人身為大理寺卿,手上沾血不少,偏卻是個信佛的人,常年帶著一串佛珠,連帶著身上都仿佛被佛香給腌過似的,無需湊近就能嗅到那股沉穩悠遠的氣息。

        馬車內空間不大,這味道讓顧九逃無可逃,男人拿了一本書看著,從她的角度,正可以看到他微微垂著的眉眼,跟下顎姣好的弧度。

        這難得的靜謐讓顧九心跳微亂,旋即又自嘲,她還真的是見色忘痛。

        上輩子吃了那么多的苦頭,怎么這會兒人家兩句好話,就又開始心神浮動了?

        她有些唾棄現下的自己,索性不看秦崢,只將頭撇向窗外,挑了簾子一角往外看。

        然而外面的俗世喧囂,卻半分都沒有入自己的眼。

        秦崢見她這模樣,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他自認方才已經解釋到了,怎么這小姑娘還很委屈生氣的樣子?

        對于婚事,秦崢并不上心。跟誰成親無所謂,小姑娘轉了性子要和離,他也不攔著。

        不過眼下既然是夫妻,這個面子他還是會給的。

        只是這小姑娘的脾氣......似乎有點大?

        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于秦崢而言,這人只要不干涉到自己底線和禁忌,她愿意如何,都由著她高興。

        因此秦崢捏了捏眉心,復又專心的去看書。

        ......

        馬車到了長安街的時候,顧九終于回過神來,她將簾子挑開,半個身子都側向窗外,近乎貪戀的注視著這一切。

        做鬼的時候,她只有晚上才可以四處飄蕩,三年內,所見皆是冰冷而黑暗的,哪有現下的鮮活?

        小販的叫賣聲,空氣中桂花糕甜膩的香味兒,形形**交織在一起,繪制成了一副圖。

        那是屬于塵世里,最美好的畫面。

        顧家雖不是世家,卻也在四代沉下來的底蘊,偌大一條朱雀街,近半數的鋪面產業都姓顧。

        然而顧府的老宅,卻在長安街后面的小巷子里。

        門廳古樸,庭院深深,顧九在看到顧家大門的那一刻,眼淚瞬間便繃不住。

        那一塊顧家的牌匾金碧輝煌,乃是先皇帝師親手所提,然而前世里,她卻記得它是如何被砸碎,父母、兄長、侄子、甚至連仆從都沒有逃過,顧家門庭,血流成河!

        她一把抓住了窗欞,手指深深地陷在其中,連帶著眸子都有些赤紅。

        馬車便在此時停住。

        秦崢看了眼她的模樣,見她久久不動,出聲提醒:“到了?!?/p>

        男人的聲音如珠玉落盤霎是好聽,也讓顧九回神,手指掐到肉中帶來的疼痛,讓她保持著幾分理智,咬唇應道:“世子先請?!?/p>

        出門的時候便有仆從先去回話,因此等到了顧府門前的時候,丫鬟婆子們便已經在門外候著了。

        “給小姐、姑爺請安?!?/p>

        秦崢矜淡的點了頭,顧九見到這些熟悉的面孔,心中有些激動,當先扶起了為首的管事嬤嬤,笑道:“快起來吧,著小廝過來便是,這大冷天的,嬤嬤怎么親自出來了?”

        來接人的是母親劉氏身邊的管事嬤嬤,她含笑將兩個人迎了進去,一面笑著道:“多謝小姐關心,老爺夫人估摸著時間差不多,就吩咐老奴在外面等了,可巧你們便來了?!?/p>

        顧府四代累積,雖不如那世家豪宅,卻也是庭深院闊。才初春時節,各色鮮花已然自溫室挪出,沿路擺放煞是好看。

        一路穿花拂柳走來,皆與前世別無二致,因顧九喜歡海棠,所以這一路行來,絕大多數便是艷色的海棠,在兩側鋪開一條路,讓她入目便可欣賞。

        前世顧九對此十分歡喜,也緩解了在夫家受委屈的心情,然而如今再看到這一幕,除了感動,卻更生了幾分駭然來。

        她一直知道顧家有錢,也從不覺得家里所作有何不妥??汕笆览?,顧家敗落便敗落在招搖上。

        這些在她看來理所當然的布置上,到了有心人眼里,便成了罪證。

        她掐著手心,深吸一口氣,才將恐懼壓了下去,前世種種便是警醒,待會見父兄,定要尋了機會提醒他們,再不可重蹈覆轍!

        “姑姑!”

        一個柔軟的奶音打斷了顧九的思緒,她還沒回過神兒,就被人抱住了腿。

        眼前是個四五歲的小姑娘,著一套寶石藍馬面裙,外罩大紅的披風,領子是上好的雪狐皮,既柔軟又蓬松。

        她整個人被罩在里面,只露出上半張臉,圓潤的眼貓兒一樣的靈動,面龐上卻帶著幾分病態。

        因跑的快了,她額頭都浸出汗意來,抓著顧九的小手也能感知到幾分濕熱。

        小姑娘的呼吸急促不已,看的顧九眼眶一熱,一把將嬌小的姑娘抱在懷中,一面嗔怪道:“怎么自己跑出來了,你的奶娘呢,就放任你自己出來?”

        正是她大哥的長女,顧念藍。

        小姑娘今年剛過了五歲,本該是活潑好動的年紀,卻因先天不足,導致人都有些病歪歪的。

        小說《大理寺卿的寵妻日?!?第6章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奇台| 周村| 康县| 绍兴| 小灶火| 柏乡| 威宁| 东阿| 崇左| 高淳| 丹寨| 朔州| 建水| 宁河| 靖远| 沙河| 凤县| 米泉| 海伦| 珙县| 铅山| 略阳| 台山| 洪家| 色达| 延津| 峨山| 乌鲁木齐| 雅布赖| 循化| 武宁| 绥化| 宁城| 刚察| 安远| 余杭| 库米什| 和林格尔| 义县| 大理| 余庆| 鹤壁| 河池| 泗洪| 加格达奇| 旺苍| 西吉| 勐海| 绥德| 南陵| 南涧| 耿马| 崇左| 吉安| 荆州| 阿克陶| 呼玛| 恩施| 赵县| 德钦| 濉溪| 兴和| 庆阳| 浏阳| 诸城| 同德| 冕宁| 柞水| 壶关| 淖毛湖| 镇原| 乐昌| 南溪| 民丰| 扎鲁特旗| 潮连岛| 青阳| 锦州| 确山| 讷河| 新和| 鹿邑| 天全| 平远| 海林| 邻水| 郁南| 柳州| 关岭| 平阳| 渭南| 大庆| 登封| 唐山| 霞云岭| 户县| 马尔康| 揭西| 古浪| 平和| 赫山区| 平谷| 瓜州| 康县| 天山大西沟| 含山| 兴文| 太和| 尉氏| 秀山| 花垣| 怀集| 龙南| 高邑| 松滋| 什邡| 青龙山| 保亭| 海晏| 渭源| 清丰| 余江| 荆州| 甘谷| 尼勒克| 公馆| 澄江| 石阡| 永嘉| 诸城| 紫金| 根河| 筠连| 木兰| 赤壁| 封开| 畹町镇| 雅江| 凤山| 梅州| 紫金| 修水| 海北| 曲阳| 延边| 灵川| 原阳| 宜州| 永宁| 凌云| 莒县| 南海| 杭锦旗| 林芝| 梅河口| 新会| 普洱| 左云| 东营| 察布查尔| 邕宁| 新竹市| 阿拉善左旗| 顺义| 斋堂| 新晃| 中宁| 澄迈| 五华| 霍城| 弋阳| 青州| 昭通| 延边| 赤峰郊区站| 宜兰| 左权| 章丘| 永济| 沙坪坝| 费县| 西和| 泾川| 凤城| 咸宁| 千里岩| 新郑| 海洋岛| 唐海| 太康| 醴陵| 武宣| 榆社| 江西沟| 鹤峰| 棠荫| 黄陂| 棠荫| 赤壁| 平阴| 舍伯吐| 金寨| 菏泽| 澄江| 长乐| 本溪县| 集安| 正阳| 广汉| 城固| 吴江| 陆丰| 肇源| 图们| 海洋岛| 庐江| 秀屿港| 海西| 洛川| 普兰店| 昌乐| 伊克乌素| 伊金霍洛旗| 湟中| 武强| 修文| 监利| 公主岭| 琼海| 建湖| 普洱| 赤峰| 漯河| 天全| 怒江| 什邡| 沿河| 石台| 邓州| 舟曲| 交城| 延寿| 全南| 新乡| 靖宇| 张掖| 正镶白旗| 崇庆| 索伦| 淮滨| 荣经| 瓦房店| 池州| 黄平| 昌宁| 呈贡| 大姚| 汶川| 新晃| 罗江| 汝南| 合阳| 安宁| 长垣| 天峨| 韦州| 翁牛特旗| 兰屿| 玉环| 青神| 惠来| 遮浪| 太平| 大安| 防城港| 平陆| 莒县| 永年| 文县| 特克斯| 新昌| 余江| 罗田| 永年| 普洱| 清丰| 蓟县| 施秉| 太原北郊| 阿鲁科尔沁旗| 北海| 鞍山| 辽阳| 四子王旗| 民和| 阿克陶| 韶山| 屯溪| 白杨沟| 漳县| 沈阳| 抚州| 平邑| 沿河| 满城| 金坛| 法库| 陵县| 汤阴| 宜丰| 三穗| 通江| 农安| 大连| 蓟县| 中山| 大竹| 遂昌| 费县| 北碚| 涡阳| 泰安| 普洱| 安吉| 漠河| 定日| 什邡| 开鲁| 刚察| 习水| 昌江| 隆化| 上杭| 石林| 大武| 汕尾| 都匀| 通山| 山南| 曹县| 彝良| 信阳| 庄河| 洪湖| 汉沽| 马鞍山| 永寿| 云霄| 东兰| 雅布赖| 福州郊区| 任丘| 黄山站| 德保| 天山大西沟| 浦北| 双柏| 开平| 莆田| 鄯善| 察哈尔右翼中旗| 襄城| 托克托| 阿鲁科尔沁旗| 鸡西| 共和| 富川| 洛川| 姜堰| 泸水| 丰宁| 蓬莱| 福鼎| 星子| 双峰| 揭阳| 绥江| 丹棱| 上饶县| 石台| 舞阳| 阿鲁科尔沁旗| 井陉| 黄平| 汾阳| 黑山| 上饶| 庆安| 东营| 霍邱| 富宁| 东胜| 祁县| 泽当| 古田| 邳州| 康县| 河口| 辽中| 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