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撿個太子當夫君
        青黛百里稷小說閱讀 青黛百里稷小說撿個太子當夫君

        撿個太子當夫君四月花開

        主角:青黛百里稷
        主角是青黛百里稷的小說是《撿個太子當夫君》,它的作者是四月花開創作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整個杏花村都知道,王老漢一家老小全靠一個撿回來的姑娘過活。此姑娘不但性情潑辣,還隨隨便便從外面撿了一個男人回家。只是,養著養著,青黛才發現,這是撿回來一個冤家。一天,某位爺盯著眼前的肉包子:“這種東西也是人吃的?”青黛氣不打一處來:“你是太子爺不成?一身臭毛病?!辈辉?,數日后,這位爺真的成為當朝太子爺。若干年后,某個姑娘已經成為萬眾矚目的皇后娘娘,她好奇問道,“當年你究竟看上我哪了!”男人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看中你傻?!?..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5-14 15:22:3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半個月后。

        青黛正在廚房里面切菜,朝顏氣喘吁吁跑了進來,“姐姐,那個人醒了!”

        她們進去的時候,百里稷已經坐了起來,眉頭緊蹙著,臉色極其難看,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她們。

        “你總算是醒了,要不要再叫大夫過來瞧瞧?”

        青黛擦了擦手,問道。

        “我身上的衣服呢!”

        百里稷身上那套考究的錦服早就換成一套打著補丁的粗布衣服。

        “賣了?!?/p>

        百里稷心中咯噔一下,臉色鐵青,“我的玉佩也被你賣了?”

        “是?!?/p>

        青黛沒有否認,爽快的承認了。

        “你……”

        百里稷從床上沖下來,猛然間掐住了青黛的脖子,他剛剛醒過來,手上沒有勁,卻足以讓青黛呼吸困難。

        青黛漲紅了臉,拼命的拍打著百里稷的手,想讓他松開。

        反應過來的朝顏撲了上來,“你……你快放開我姐姐,若是沒有她,你早就死了?!?/p>

        百里稷見青黛要翻白眼了,這才松開了手,青黛捂著脖子咳嗽著,朝顏輕輕的拍著她的后背,擔心問道,“姐姐,你沒事吧!”

        好一會兒,青黛才緩了過來,搖頭,“我沒事?!?/p>

        早知道這男人忘恩負義,就不該救他!

        百里稷站了這一會兒有些體力不支,兩眼發黑,他重新坐回了床上,黑著臉問:“你把我的玉佩賣到哪里去了?”

        青黛剛剛險些沒了命,這會一肚子怒火,自然是不想搭理他,一塊玉佩而已,難道比人命還值錢嗎?

        “再不說我就不客氣了!”

        朝顏有些怕百里稷,生怕再惹怒他,不等青黛說話搶先開口了,“你別傷害我姐姐,她也是想救你,那玉佩已經賣了半個月了,就在鎮上的當鋪里面,你想要,自己去贖回來就是了?!?/p>

        “都出去?!?/p>

        百里稷知道自己剛剛有些沖動了,心情非常煩躁。

        “這是我家,要出去也是你出去,我不經你同意賣你的玉佩和衣服是我不該,但若不那么做,你今天都不可能睜開眼睛,你是不是以為看病吃藥都不要錢,就該讓你死在山上?!?/p>

        青黛潑辣勁上來,指著百里稷罵道。

        百里稷沉著一張臉盯著青黛,這丫頭好大的膽子,居然敢這樣和他說話,她知道他是誰么!

        但他此時身體虛弱,也懶得再同一個女人一般見識。

        “我們走?!?/p>

        說完青黛拉著朝顏出去了。

        她們走后,百里稷環顧四周,這居然是個茅草屋,四周沒有一件像樣的東西,他睡的是木板床,破爛的席子下面墊著干稻草,身上還蓋著一床破破爛爛的棉被,里面的棉絮全部都露了出來,他拉起被子聞了聞,還好沒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他一向愛干凈,吃穿用度都極其講究,從不碰別人碰過的東西,看到這一切心情越發差勁,眼中滿是嫌棄。

        真是造孽,他怎么會到這種鬼地方來。

        必須盡快找到玉佩離開這里。

        咕嚕,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掙扎了許久,百里稷還是起身離開了房間,腹部的傷口隱隱作痛,他扶著墻踱步,走到堂屋里,青黛他們在吃午飯。

        桌子搖搖晃晃,上面放著一大碗白水,零星飄著幾粒米,還有一盤窩窩頭。

        看到吃的,他肚子咕嚕的聲音越發大了。

        百里稷非常尷尬,為了挽回一點面子,他板著一張臉想出去,王老漢率先叫住了他,“小伙子,躺了這么久肚子餓了吧,坐下吃點東西!”

        王老漢不知剛才發生的事,熱心的招呼著百里稷。

        青黛心里面還有火氣,嫌棄的掃了一眼百里稷,沒有吭聲。

        “我不餓?!?/p>

        百里稷出身尊貴,自小到大都被人捧著,哪里受過這樣的冷待。

        下不了臺的他板著一張臉出了屋。

        “躺了這么久不吃東西怎么行,朝顏,他許是不好意思,你再去叫一下?!?/p>

        朝顏還沒起身,青黛就攔住了她,“你別去,好好吃你的?!?/p>

        “青黛,這窩窩頭還有剩呢!”

        “爺爺,你就別管了,大活人還能被餓死不成,他不想吃,說不定他真的不餓,咱們何必勉強人家?!?/p>

        青黛慢條斯理咬著手中的窩窩頭。

        王老漢想著百里稷細皮嫩肉,許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吃不習慣粗茶淡飯,也就沒有再說什么。

        晚上,青黛起夜,回屋的時候聽到廚房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廚房還放著兩個窩窩頭,可不能被老鼠偷吃了。

        隔著不及一人高的木板門,借著微弱的月光,青黛看到有人背對著她蹲在地上。

        “誰!”

        她秉著呼吸問道。

        百里稷身子一僵,真是該死,居然被這個丫頭撞上了。

        百里稷啊百里稷,你居然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想想都能氣死個人。

        他艱難的吞下口中的窩窩頭,起身,若無其事從青黛身邊走了過去。

        待看清楚他的臉,青黛暗中松了一口氣。

        “我還以為你是不用吃喝的神仙呢!原來也會肚子餓啊?!鼻圜鞂χ谋秤俺爸S道。

        百里稷嘴角抽了抽,這窩窩頭又干又硬,盛窩窩頭的碗看起來也不干凈,廚房更是臟的沒處下腳,要不是餓狠了,他絕對不會吃這種東西。

        “我以后,會付銀子給你?!?/p>

        百里稷停住了腳,他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沒了,連說話都不太硬氣。

        有這種覺悟,極好。

        青黛沒有拒絕,準備回去睡覺,經過百里稷身邊的時候,他看到了她脖子上的紅印。

        白天的事,是他沖動了。

        今天他在外面轉了一圈,發現這戶人家是真的窮,家里就一個土磚房加兩間茅草屋,屋里屋外都沒有一樣像樣的東西,一家人穿的破破爛爛。

        窮到這種程度,難怪會賣他的玉佩。

        他心有愧意,本想道聲歉,出口的話卻是,“那塊玉佩賣了多少銀子?”

        “二十兩銀子?!?/p>

        說起這個,青黛還頗有些得意,原本當鋪只給十兩,她好說歹說,賣到二十兩。

        這些銀兩解了她們的燃眉之急,不但治好了王老漢的病,還把百里稷救了回來。

        一聽自己的玉佩只賣了二十兩銀子,百里稷差點沒一口氣背過去,真是個沒見識的鄉下丫頭?!安恍盼业脑??”見他臉色不對,青黛皺起了眉頭。

        百里稷冷哼一聲,“無價之寶,你就賣二十兩銀子,還想讓我夸你不成?!?/p>

        小說《撿個太子當夫君》 第2章 討厭的大少爺脾氣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宣恩| 肇源| 西充| 安定| 公主岭| 左贡| 嘉义| 皮口| 新和| 浦城| 昌黎| 吴江| 剑河| 炉霍| 阿巴嘎旗| 凤阳| 彭山| 平乐| 温县| 那日图| 普定| 孪井滩| 上高| 临潼| 云和| 天池| 滨海| 政和| 平南| 泰来| 金州| 夹江| 屯溪| 寿县| 丹江口| 临河| 石拐| 青川| 光山| 栾城| 托勒| 修文| 贵港| 鞍山| 运城| 八宿| 崂山| 和硕| 长阳| 泾县| 宕昌| 徐州农试站| 舞阳| 舞阳| 炮台| 云浮| 米泉| 湘潭| 日喀则| 永胜| 兴隆| 利辛| 河口| 察哈尔右翼中旗| 三峡| 宜宾| 漳州| 瓮安| 冷水滩| 绵阳| 新邵| 奉新| 蒲城| 永顺| 四子王旗| 金川| 新巴尔虎右旗| 津南| 辽中| 肃南| 太康| 泾县| 温州| 惠阳| 灵山| 鼎新| 绥德| 洮南| 汝城| 咸阳| 信宜| 子长| 汝城| 广宗| 荆门| 璧山| 灌南| 上饶| 镇赉| 新泰| 石河子| 巴盟农试站| 皮口| 广南| 绥芬河| 石嘴山| 木兰| 晋宁| 仁和| 长汀| 清丰| 蒲县| 白云| 白云鄂博| 海渊| 新乡| 长宁| 富裕| 临城| 英吉沙| 泗水| 阿图什| 太谷| 济阳| 开鲁| 安图| 同江| 余杭| 青岛| 城步| 滦平| 绥阳| 雄县| 盐池| 壤塘| 苍梧| 嘉祥| 眉县| 浪卡子| 柳林| 庆云| 河曲| 阿瓦提| 新津| 涟水| 太原北郊| 黄骅| 乐业| 淮阴县| 安乡| 东营| 桂平| 民勤| 清流| 化州| 那仁宝力格| 永吉| 那日图| 太华山| 洛川| 察哈尔右翼中旗| 灵山| 印江| 小渠子| 泸溪| 班玛| 乐昌| 献县| 安庆| 淄川| 大丰| 永兴| 宾川| 奉节| 徽县| 宜阳| 安仁| 怒江| 方正| 道县| 偃师| 怀仁| 丹巴| 吉木乃| 公安| 镇安| 雷州| 浚县| 罗定| 沂南| 蕲春| 保山| 满都拉| 蕉岭| 来宾| 什邡| 雅江| 吉安| 卓尼| 临潼| 昌宁| 南县| 繁峙| 东方| 铁卜加| 临潭| 宁河| 淄博| 安义| 武定| 白山| 四子王旗| 罗山| 凤冈| 嵩明| 平坝| 亳州| 伽师| 金乡| 奉节| 纳雍| 庆元| 唐海| 宣城| 五营| 贵德| 达州| 宾县| 新绛| 柘城| 涡阳| 马边| 平乐| 富源| 福泉| 石城| 兴义| 绍兴| 薛城| 澳门|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德令哈| 通渭| 阿木尔| 徐水| 三都| 通辽| 龙口| 上杭| 锡林浩特| 赣州| 南华| 遂溪| 个旧| 施甸| 芦山| 桐城| 蔡家湖| 九江| 海门| 青龙山| 临沭| 德钦| 额敏| 织金| 临汾| 宜都| 宝兴| 台安| 鱼台| 灵宝| 邵阳| 自贡| 临湘| 上饶| 临湘| 宜昌县| 南宁| 龙里| 伊宁县| 和政| 佛坪| 绵竹| 周村| 玉山| 榆社| 霍山| 从化| 吉林| 八里罕| 巴中| 台北县| 蕲春| 夹江| 定海| 卢氏| 岐山| 灯塔| 韶关| 平凉| 集贤| 新田| 保德| 美姑| 锡林高勒| 茂县| 高邑| 南木林| 乌拉特中旗| 南宁城区| 临县| 吴忠| 宁德| 马龙| 大理| 内江| 仙居| 马坡岭| 广南| 永州| 华阴| 凌云| 泗阳| 梨树| 陶乐| 大洼| 淅川| 务川| 岗子| 白河| 伊川| 绥滨| 阿木尔| 达日| 平和| 常德| 南县| 南漳| 奇台| 临江| 宁化| 小灶火| 成山头| 大连| 溧水| 江津| 瑞丽| 雅布赖| 万源| 胡尔勒| 绿葱坡| 建平县| 陇西| 曲麻莱| 丽水| 松溪| 吴县| 大柴旦| 吴县| 庆云| 临桂| 芜湖| 晋洲| 大邑| 唐县| 醴陵| 本溪县| 宿松| 井陉| 蔡家湖| 新干| 陈家镇| 石岛| 社旗| 宝应| 睢县| 额敏| 阿拉善左旗| 郑州| 伊宁| 铜梁| 高县| 天山大西沟| 岐山| 峨眉| 湟中| 壤塘| 乾安| 山南| 新邵| 酉阳| 灵邱| 巨野| 白杨沟| 正阳| 洪江| 永城| 麟游| 蛟河| 湖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