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走势

  1. <code id="tvshb"><rt id="tvshb"></rt></code>
  2. 
    

  3. <code id="tvshb"></code>

      <acronym id="tvshb"></acronym>

      <code id="tvshb"></code>

      1. 千千文學網—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你的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寒門小仙妻
        寒門小仙妻秦瑟謝桁小說閱讀 寒門小仙妻文本免費試讀

        寒門小仙妻巫山不是云

        主角:秦瑟謝桁
        《寒門小仙妻》是巫山不是云創作的古代言情小說,情節精妙絕倫,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逗T小仙妻》精彩章節節選:一代玄門大師秦瑟穿越成了人人喊打的農家小媳婦。 清高、自傲,十指不沾陽春水,村里人都不喜歡她? 沒關系,風水堪輿、相面八字、鐵口直斷、尋龍點穴,訓到他們服氣,一個個哭爹喊娘地叫祖宗! 秦瑟意氣風發的朝前走,屁股后面卻跟了個便宜夫君。 這夫君啥都好,就是太粘人。 “娘子,我的腿不舒服,你抱抱我……” “……” “娘子,我的腰不舒服,你親親我……” “……” “娘子,我的頭不舒服,你快來陪陪我……” 碰上個粘人夫君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誰讓他長得好看,留著唄。...
        狀態:連載中 時間:2020-05-14 16:07:17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 章節目錄

        秦瑟需要一個,打消村里所有人亂七八糟的念頭。

        謝陳氏就送上了這個機會。

        她不用白不用。

        她又不是邪祟附體,自然也不懼什么法事。

        等到法事沒有任何反應,誰也不敢再提起懷疑一說。

        謝陳氏盯著秦瑟看了片刻,拍案定板:“好,我答應你!桁哥兒你去找村長,叫他請宗族耆老和全村人來看!就在你家院外,做這一場法事!我倒要看看,你是個什么東西,還能躲得過不成!”

        語畢,謝陳氏朝張半仙看過去,“張半仙,您應該有把握吧?”

        “帶我做法看看,若是邪祟,必定讓她吃不了兜著走?!睆埌胂尚攀牡┑?。

        謝陳氏松了一口氣,見謝桁還不動,她便催促道:“去啊,還站著作甚?”

        “去吧,我沒事?!鼻厣勓?,朝謝桁笑了笑。

        謝桁見她一點都不害怕,像是胸有成竹,他抿了抿唇,這才走了出去。

        見自己的孫子不聽自己的,到現在還聽秦瑟的,謝陳氏差點氣了個絕倒,看著秦瑟的目光更加不善,冷哼了一聲,就朝院子外走去。

        秦瑟跟在后面,在從張半仙身旁經過時,她打量了一下這牛鼻子老道,卻發現他身上一點真氣波動都沒有,就是個普通人。

        好啊,敢情是個江湖騙子?

        秦瑟心里嘖了一聲。

        張半仙卻抬頭挺胸,手里拿著個羅盤和桃木劍,嘴里咿咿呀呀地念著什么,裝得倒是很像那么回事。

        ……

        謝桁把村長和謝家族老還有村里人叫過來的時候,張半仙已經開始圍著秦瑟做準備。

        秦瑟就站在院子外的空地上,張半仙掏出準備好的黑狗血、桃木條、符箓,圍著秦瑟貼了一圈,還擺上了香案。

        秦瑟見他準備了那么多東西,心想準備的還挺齊全。

        看到人都來了,謝陳氏便朗聲道:“麻煩諸位過來一同見證,助我孫兒驅邪!”

        大家看到這陣仗都有些意外,沒想到謝陳氏還真準備對秦瑟下手。

        但一想到謝陳氏一向不喜歡秦瑟,他們也就理解了,本來就不喜歡,要是趁此機會能踩死不是更好?

        只是大家都在懷疑,秦瑟是不是真的撞了邪,一個個都朝秦瑟看過去。

        “祖母這話可沒說全乎?!鼻厣獏s揚唇一笑,朝村民抱了抱拳道:“今天請諸位來,還是想讓諸位幫忙做個證,希望在今日法事之后,沒有人再發瘋似的胡言亂語,說我是撞邪?!?/p>

        謝桁抿著唇,神情卻一點都放松不下來。

        其余人聞言倒是更好奇了。

        “妖孽,休得胡言,今天本尊定要讓你魂飛魄散!”張半仙一聽,秦瑟完全沒把他放在眼里,拿著桃木劍便喝了起來。

        秦瑟挑眉,“妖孽?敢問半仙覺得我是什么妖孽化身?”

        “狐貍精,百年的狐貍精!”張半仙方才只是隨口一說,聽得秦瑟這么問,他眼珠子一轉,反應倒也快,指著秦瑟便喝道:“小小狐貍精,殺人害命,天理難容!今日本尊就讓你伏誅!”

        聞言,秦瑟差點沒笑出來。

        她原以為這丫起碼是半吊子水平,現在看來全靠胡說八道,坑蒙拐騙!

        然而,謝陳氏一聽是狐貍精,心下卻更是信了幾分。

        要不是狐貍精,怎么她那孫兒那么信秦瑟的話?

        定然是狐貍精!

        謝陳氏連忙對張半仙一拜,信以為真地拜服道:“那就有勞大仙,把這狐貍精給殺了!”

        “那是自然,本尊出手,定叫這小小狐貍精無處可逃!”

        張半仙捋了捋胡子,抬著下巴,一副自信爆棚的樣子。

        看到張半仙和謝陳氏說得一板一眼的,大家都在暗自思忖這是真是假。

        “是嗎?”秦瑟淡淡地一笑,盯著張半仙,“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大仙~~~”

        她故意拖長了尾音。

        張半仙聽得心里咯噔一下,莫名覺得這小娘們兒真有點邪性。

        莫說邪祟,就是常人瞧見他這陣仗這架勢,都會嚇得直哭,她一個小娘們兒就算沒撞邪,也不該這時候還笑得出來???

        張半仙心里莫名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這個時候總不能扔下走人,他硬著頭皮喝了一聲,嘴里嘰里咕嚕念著一些旁人聽不懂的腔調,圍繞著香案走起四方步,手里的桃木劍上不知擦了什么東西,他含了一口酒往上一噴,桃木劍上便竄出一抹火焰來。

        大家看得一驚,只以為這半仙是真有能力。

        就見這時張半仙拿著著火的桃木劍,走到秦瑟身邊,沖著她的后背橫起劍面,就打了下來。

        秦瑟完全沒料到,他還動手……被打的身子一晃,疼痛感瞬間在背上蔓延開來,但她很快就恢復站穩,抿著唇,沒有露出一絲異樣來。

        謝桁看到這一幕,握緊了拳頭,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就要上前,謝陳氏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死死拉著他,不準他上前破壞。

        就在他們拉扯之間,張半仙打了秦瑟好幾下,除了最開始秦瑟沒有防備晃了一下外,她連眼睛都沒眨。

        張半仙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他在這附近十里八村呆了快十年,坑蒙拐騙從來沒出過問題,而且他也不全是坑蒙拐騙,就他手里這桃木劍,是真的請大師開過光加持過的寶劍,尋常小玩意兒見了這劍都繞著走,他才能在這附近過得暢快,讓眾人信服。

        沒道理到了這兒,他這寶劍就失效了???

        除非……

        有兩個可能。

        一來是,秦瑟不是邪祟。

        二來,秦瑟體內的邪祟,比他這寶劍厲害的多,才能不懼怕!

        無論是哪種可能,張半仙都有點慌了。

        見張半仙停在那兒,眼神慌亂,秦瑟勾唇笑了笑,“大仙怎么不繼續了?方才那幾下,就是大仙的全部本事了?”

        聞言,大家全都有些奇怪地望著張半仙和秦瑟。

        張半仙那幾下,一點也沒打出什么東西來,秦瑟都沒在怕的。

        看來秦瑟不是撞邪了?

        謝陳氏面色也有點懵然,對這結果始料未及,在她心里,秦瑟一定是撞邪了,沒跑。

        沒道理打不死??!

        謝陳氏連忙朝張半仙催促道:“大仙,你倒是動手誅了這邪祟??!”

        “我……”張半仙就那兩下花架子,現在都用完了,他上哪去動手???

        見張半仙慌張地咽了一口口水,秦瑟微微笑道:“看來大仙是其他手段了?那現在該我了?!?/p>

        小說《寒門小仙妻》 第16章 江湖騙子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巴中| 克山| 庆城| 天门| 鸡东| 朝阳| 贵港| 同安| 金沙| 长武| 呼兰| 徽县| 蛟河| 杨凌| 温岭| 长寿| 塔城| 孝感| 新龙| 红原| 庐山| 仪征| 漯河| 班戈| 长安| 江津| 江孜| 漳浦| 烟筒山| 博爱| 天池| 双城| 郓城| 范县| 南康| 赫山区| 阜阳| 郧西| 吕泗| 岚皋| 保德| 咸宁| 扶余| 酒泉| 建瓯| ??| 固安| 额敏| 武穴| 铜仁| 龙州| 宝清| 连山| 蒲江| 广宁| 瑞丽| 高县| 沧州| 高邮| 新丰| 拉孜| 盘县| 钦州| 宁蒗| 莱阳| 岚县| 囊谦| 江孜| 彭阳| 郧县| 海东| 松江| 门头沟| 惠水| 繁昌| 宜君| 翁牛特旗| 沾化| 长丰| 宁安| 薛城| 桂林| 华池| 宜阳| 屯溪| 丹棱| 南涧| 台江| 建始| 叶县| 汾西| 桃源| 桐柏| 宽甸| 长泰| 富县| 清丰| 怀宁| 宜宾| 介休| 且末| 泊头| 六盘山| 乌拉特中旗| 通辽钱家店| 铁干里克| 安泽| 景德镇| 呼和浩特市郊区| 重庆| 闽清| 东光| 青岛| 英吉沙| 申扎| 明溪| 余干| 城步| 陆丰| 广德| 博乐| 贡嘎| 阿巴嘎旗| 荣成| 广州| 临潭| 深州| 江阴| 洪江| 前郭| 洛宁| 郧西| 封丘| 华容| 朱日和| 炎陵| 江都| 临泽| 延长| 怀柔| 南乐| 钦州| 桃源| 靖边| 南雄| 武川| 东山| 元阳| 东丰| 丰都| 长子| 磴口| 浦东| 恩平| 吴川| 泌阳| 平利| 呼玛| 嘉荫| 浦江| 临潼| 泰宁| 乌兰浩特| 乐至| 开鲁| 祁连| 平武| 永清| 温泉| 吐尔尕特| 平南| 东丰| 渠县| 文县| 华阴| 准格尔旗| 临汾| 伊春| 耿马| 新安| 莲花| 肃北| 澜沧| 平邑| 安仁| 阿坝| 泗水| 鄄城| 磴口| 台山| 中山| 洪湖| 集宁| 眉山| 荥阳| 揭西| 麦盖提| 肥西| 果洛| 木里| 天峨| 盘锦| 大柴旦| 宁城| 藁城| 乌审旗| 沐川| 南陵| 德令哈| 阆中| 平顶山| 筠连| 招远| 黟县| 武强| 万年| 铜梁| 桥口| 苏家屯| 广汉| 汤原| 安平| 尖扎| 索县| 长治| 寿阳| 朔州| 雅安| 临沂| 五常| 江油| 察隅| 台北市| 多伦| 绥宁| 黔江| 铁卜加| 铁岭| 横峰| 白云| 阳春| 乐至| 晋宁| 武宁| 和田| 通辽钱家店| 什邡| 安庆| 青县| 九华山| 斗门| 班戈| 若尔盖| 连江| 灯塔| 安平| 刚察| 盐都| 蓬溪| 丹巴| 凤凰| 襄樊| 泾县| 上蔡| 临淄| 云浮| 平舆| 锦州| 石渠| 三原| 鲁甸| 青河| 福安| 鹿寨| 班玛| 张家港| 藁城| 南木林| 兴和| 拐子湖| 长泰| 十堰| 宕昌| 浑源| 肃北| 宁明| 黟县| 锡林浩特| 揭阳| 黄冈| 桦南| 吉县| 那曲| 黄龙| 礼泉| 馆陶| 鹤岗| 彭泽| 阿图什| 淖毛湖| 瓜州| 巴雅尔吐胡硕| 高青| 定远| 曹妃甸| 广汉| 巨鹿| 湟中| 温州| 霞浦| 沙县| 乳源| 上犹| 东至| 延津| 清徐| 连州| 吴江| 乌苏| 湛江| 荣成| 古蔺| 霸州| 淮阴县| 定西| 永春| 涪陵| 栖霞| 望江| 兰考| 博湖| 宁晋| 浩尔吐| 吴堡| 栾川| 四子王旗| 涿鹿| 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 当雄| 鄂温克旗| 舒兰| 江浦| 伊春| 呼图壁| 介休| 黄梅| 湘阴| 马公| 阿鲁科尔沁旗| 盐源| 抚顺| 五常| 龙陵| 新余| 铜仁| 明溪| 淄博| 天池| 都匀| 万荣| 茂县| 奇台| 万山| 石柱| 南木林| 陵水| 福山| 界首| 长汀| 平潭海峡大桥| 渭南| 马站| 潍坊| 宝清| 宜州| 上虞| 长子| 常德| 南京| 大兴| 巴仑台| 板栏| 天池| 磐安| 富源| 北流| 金山| 柳城| 清水河| 汾西| 和顺| 綦江| 东安| 朝城| 宣化| 盈江| 周至| 光山| 平南| 兴平